周总计十一

话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近期无时无刻被办事家庭上的琐事牵绊,哪儿有时间去读万卷书,别说万卷,系统读书的时日都很少,所以写起小说来自然抓耳挠腮,脑袋空空。咋办吧?灵机一动,我说了算向躺在床上准备就寝的外甥请教。

行事节奏缓下来了,原因是开发项目不多了。

小姨前几天脑子很空,实在不通晓该写什么。

周六和侯,王打台球,学会了打台球。

这你就写女子生气时和平凡状态下的区别呗。他答应得不假思索,是因为自己正要才训过他的来头呢?

礼拜六晚上跑步,5海里用了38分钟!体能锻练要拾起,室外不行就室内,深蹲,俯卧撑,仰卧起坐……

那您认为三姑生气和不上火有哪些分别?

生活有点安逸了,温水煮青蛙。刚入职的上学劲头也没了,需要找个好的新类型依然技术来切入一下。

你发火时像一头豹子,不生气时像一只猫。但是好像豹子和猫也没怎么界别,因为它们都是猫科。哈哈,他笑起来。

那回答真让自身始料不及又震惊。仔细记忆自己平日的图景,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就拿刚才这件事来说,晚饭后他在姨妈这里边吃饭边看电视机磨蹭着不肯回家(即使事先已经跟她强调过就餐时无法看电视,可有时二姨也要看,所以这确定就虚有其表),因为她了然回来后自己决然不会让他看电视。饭后她要求舅舅带她去打台球,不知晓几点重回的,反正我快九点打电话给她,他说回来了在姥姥家,不用猜一定又是在看电视机,告知她十分钟后重临,他说好。结果自己九点半通电话或者听到了电视机的声音。没办法自己本来吼着让他回去。这回倒老实,很快回来,开门后,他站在门口,也不进来,怯怯地盯着我,六人就那么相持着。我想自己顿时必定是两脚分开,双手叉腰,怒目圆睁,如同鲁迅笔下的圆规。此刻想来忍不住呵呵了起来,但是这时的本身应当是头暴怒的金钱豹吧。

而普通的我是哪些的呢?深夜接近他的小脸,拍拍她的小屁屁,叫他起床,接着打开手机音乐,让她在漂亮的音频中逐步苏醒,不至于起床气太大。放一杯温水在他旁边,拿保温桶出去给她买粥和馒头,回来煎六个蛋,切一个苹果或火龙果放在小碟子里,摆上叉子。把温馨这份煎蛋给她均一半说自己吃不完,然后笑眯眯看他吃得光光,“吃饱了没小宝?”不停问他,生怕她饿着。然后把冲好的蜂蜜水给他,目送他去高校,有时还要跑到阳台上多看她背影两眼……这般温柔珍爱的要赏心悦目似与猫咪并无二致吧。

原先自己直接在金钱豹与猫之间转移,不过这时看来我也更爱是猫咪的和睦了,但是豹子似乎也是不行缺失的,只但是怎么样让豹子出没的岁月越来越少,这是个问题,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