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虎语  第五章  移形换影

        “还好吗?”“好。”

     
 放学后,雅爵生拉硬拽把雅黛带到了忘生台球核心宾馆,说是陪她打几局台球。结果一局还从未完结,雅爵就被多少个浪漫漂亮的女孩子簇拥着去吧台喝酒了。“见色忘妹!”雅黛愤愤不平地走出了商旅。刚走到外边,就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劲的鼻息,出于好奇,她便循着这味道,摸索找寻。

       
他说:“你有怎么着隐私都不告知自己,宁愿自己抽烟喝酒,都不甘于对自家透露心声!”

     
 “好呢,后天自我去。”白沐实在扛不住不大姑碟喋不休的攻势,勉强答应了。

       
每个人都有糟糕的另一方面,为了不隐讳地过一生,她一点一点的向他显露不擅自对别人展示的那一端。她想,这是最后一关,只要他情愿走进自家心头探晓我干吗落寞,只要她乐于兼容我的奇迹自我堕落,就她了。

       
白沐第一眼看到雅黛时,弹指时就心动了。周遭的全套似乎都暗淡模糊了,眼里只有她这小巧玲珑的脸。

        ……

        “他依旧追上来了。”雅黛惊得连连后退了几步,脸色刷的苍白了几分。

        “我向您道歉,你别生气了。”“不气了。”

     
 “如何做,手机落在炕头了,不能联系堂哥们,他前几日就坐在我面前,我要怎么着才能脱身,难道自己前几天要被她灭口了不成?”雅黛越想越害怕,拿着汤匙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

       
不知底怎么着时候,她发现自己被拉黑了。她不知所以,跑去问新娘:“暴发了怎么样?不至于被拉黑啊?”新娘也一脸茫然。她关系不到她了。她跟好友诉说,跟同事自嘲…渐渐地,她忘记她了,有时连续好几天都不会想起有如此一个人。

     
 而雅黛第一眼观看白沐的时候,刹那时就心慌了。尽管今儿早上灯光昏暗,但凭着狐族与生俱来的极佳视力,她看的是清晰,眼前那位男士就是今晚非常“削脑怪”。

        一段时间后。

     
 “我晓得这么些小妖配不上你,可他们总比会生老病死的人类好吧。”白喜苦口婆心地告诫着。

        “你跟另外女孩都不雷同,你很大方。”“……”

         
白沐看着雅黛局促不安的指南,有点不明所以。“你怎么了,是肌体不舒……”白沐话还一向不说完,就见雅黛飞似的跑出店外。

        好久过后,她在QQ上收到一条消息,她愣住了,原来还有QQ啊。

       
“这一次总找不到了呢。”雅黛在上升的电梯中暗暗研讨着。“噔”,电梯门开了,9楼到了。雅黛正准备出去,这道如梦魇般的身影再现在他面前。

       
他是绝无仅有见过他吸烟的人。她站在窗边,望向远处,熟识地吸、吐烟雾,抖落烟灰,一根跟着一根,泪珠一颗接着一颗。

        “离浮瑞齐,遁!”随着雅黛的一声咒语,她又流失不见了。

        他站在她身后,目光直视她的背影,静静地不开口,若有所思。

     
这血腥残暴的一幕让躲在边上看好戏的雅黛吓得胆颤心惊。她活了4000多年,第一次相见这样可怕的事。

       
她回答:“导致自己激情不佳的事情已经爆发了,留给自己的唯有惆怅,说与不说,又有咋样区别。谁都帮不了我,让自己发泄就好。”

       
雅黛着实被吓着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凌晨两三点才迷迷糊糊睡着。早上闹钟响起,怎么也爬不起来,就索性不去学校了。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多了。庄园里就他一个人,实在无聊,便随意打扮了刹那间,出了门。在热闹的马路上,左瞧瞧,右逛逛,不一会儿,肚子饿了。正好路过斯特甜品屋,阵阵香气而来,就进去了。

       
其实她想说,你在本人心目早已远非轻重了,对一个无所谓的人,我谈不上原谅,谈不上生气。何况当初也只是聊聊而已。我微信里起码300几个人是不发话的,100六人是不认得的,呵呵,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广大。

     
 雅黛点了份芒果班戟、山药红豆糕、椰汁西米露,找了个空位,正准备坐下好好犒劳一下祥和的肚子,突然感觉到到明儿早上的这股强劲气息正在向她逼近。她不安很是,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他和他赶上在一场婚礼上。他是新人的二弟,她是新娘的闺蜜。他事业小有成就、心细、诗意,她身材苗条、长相出众、大方机智。由于年纪相仿,又都是适婚年龄,便互留了微信。聊了五回,便互生好感,都想着,假诺得以的话,就TA了。 

     
 “我说沐儿啊”,白行云立马起身走向白沐,“你说您在晋朝应征,在现世现役,成天扎男人堆里,都快两万岁的人了,也没个女对象,你妈能不心急嘛。”

       
他给她发有趣的视频,她给她讲身边的故事;他教他打台球,她帮她排解郁闷激情……他们具备共同的默契,在旁人面前通通以情侣自居。就这么互相通晓着……

   
 雅黛的长相本来就正确,水绿色喇叭袖针织衫加浅粉色波点长纱裙的装扮更衬得她清新脱俗、仙气十足。不论是店员、客人,
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女孩啊,就要具有自我不在乎的力量,管他啊!自己好才是真正好。

        “不过……”白沐想说些什么,却无力反驳。

        “是自家的不规则,不该把你拉黑,能加回来吗?”“能。”

     
“你好,我是白沐。”白沐走到雅黛的餐桌前,“我得以坐下来呢?”见雅黛并不曾搭理,以为她是在害羞,便挪开椅子坐了下来。

     
“不行!”白喜一脸坚决,又朝着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白行云吼道,“老白,别光顾着看电视机,你倒是过来帮我说说我外孙子啊。”

       
 “你干什么要……”白沐连“跑”这一个字还未说说话,雅黛又五遍跑得无影无踪了。

     
“扑通扑通……”也许是太紧张了,雅黛竟然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听她的作品还算友善,说不定他并不是今晚可怜削脑怪。”雅黛努力的安慰自己,佯装镇定地抬起了头。

       “妈,我觉着如故算了吧。”白沐垂下眼睛,小声答道。

     
 “就是呀。”白喜接着白行云的话继续说,“虎族就剩咱一家三口了,我和您爸年事已高,已无生育能力,虎族的血缘就靠你继续了。”

         
雅黛闪身躲进了近期的女厕所,动用移形换影之术,来到了不法停车场。她躲在一辆大型商务车的背后,朝前后左右望了望,“还好没追上来”,她长舒了一口气。忽然,她头顶上方传来这股熟稔的无敌气息,一道身影凭空出现,落在她的前方。

     
“何人?”这男人突然警觉地朝着雅黛的藏身处看复苏。雅黛吓得心脏都漏了一拍,立马使移形换影之术逃离危险之地。

     
白沐正想前去探个究竟,见不远处有点儿的人走来,便将死后已成为原形的草绳精扔到了垃圾桶里,匆匆离开了。

   
 “沐儿,你毕竟回来了。”白沐刚打开家门,就见姑姑白喜兴冲冲向他跑来,“沐儿,田鼠大婶又给你介绍了位闺女。”

     
 说是姑娘,其实就是修炼成形的精灵。从前,田鼠大婶给她介绍了一位松鼠姑娘,这姑娘是无意吃了佛面果才化为人形。长相还算清秀,但不会讲话,只会点头摇头。他想着那位姑娘应该喜欢吃坚果类的食物,就给她点了份榛果蛋糕。那姑娘看看榛果蛋糕兴奋极了,咧开嘴,表露又大又黄的门牙,风卷残云般啃完了整套蛋糕。这情形,现在记念起来还心有余悸。

     
“别跑!”酒啊一条街东边的石桥下,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儿纵身跃起,左手一把扣住正在向前狂奔的才女,右手的手指则弹指间成为了又长又尖的利刃,一下将这女人的脑袋削去。

     
 “时间、地点都替你约好了”,白喜自顾自地协议,“先天午后三点在斯特甜品屋,这姑娘会穿一身水褐色裙装去赴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