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甚至不是您的菜?!(19)

D大这边已经炸锅了,有多少个沉不住气的早已上马不干不净的骂开了,揪着星期二的领子就要揍他。

即使星期三偏心的很显明,但令人左右为难的是,路永利突然间就不领情了,猛然间又改成冰山一块,隐约还有些怨气与怒气,弄得周二总是一张热脸贴在他的冷屁股上,贴的很不是滋味。

宣判也傻了,即使他也觉得D大的打法太不入流,但真的也没见过这样较真的负责人。

于是,周五就逐步收起了祥和的热心,结果路永利这边不甘示弱一样的变的愈来愈冷淡,不知不觉,就改成两下方冷战的空气,尽管是一头遇上了,也不打一声招呼。

本来想劝两句,但是看着周天坚定的眼神,觉得温馨说吗肯定都是徒劳。

【你跟周队究竟怎么了?】实在受不住这种冷战气氛的清朝文问。

这边又要打起来,仍然多少人要群殴周日一个,厉队长跟裁判怎么拦都拦不住的时候,警察进去了。

【什么都没有】路永利一副懒得说话的眉眼。

警官一进来,就用地点的方言大声的警告两方住手。

【周队有怎么样地点得罪你了吧?你可以从来跟他说啊。】

【你是受害者吗?这不是生动活泼的吧?】

【没有】

周天说【受害者在休息室,已经站不起来了。】

齐国文想了半天,才谨慎的问【难道是。。。周队想追你。。你不允许?】

警员也看出了体育馆上的一滩血,就问【何人打的人?】

路永利一下子抬开首,恶狠狠的盯着晋朝文。

【都是误解】厉队长说【不是打架,就是竞技中不小心碰着了。】

玄汉文认为自己猜对了,就挠挠头,劝解道【周队欣赏男人不是一天两天了,队里的人都领会,我信任你不一定因为这些就瞧不起周队。当然了,被丈夫追可能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业务,可这究竟是周队啊,要是你不愿意,直接跟她说,他也不见得纠缠你,或者给你私自穿小鞋吧。。周队她】

组委会的长官也赶来了,天啊,他就是在办公插着耳麦看个电影的功夫,怎么弄得连警察都来了?

【他不希罕我】路永利打断了絮絮叨叨的齐国文。

官员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他们都是硕士,我们这是正规竞赛。】

【啊?】

【不小心?】钱峰嚷嚷,【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不是他喜爱的品种。】路永利站起来,几乎是恶狠狠的盯着秦朝文。

一旁有个观看者也说【他们就是明知故问的,总是在比赛里故意撞伤旁人】

北周文有点吓到了,不是。。。你瞪我干啥呀!???

【你TM别血口喷人】D大有个队友指着这人的鼻子说

从今这天不小心听到周日跟钱峰的对话后,路永利的情感就再没好过。

那一个人反而挺直脖子【我血口喷人?我队友的脚脖子到现在还肿着吗!正好警察来了,不是要调视频吧?把前几日中午的竞技也调出去,看看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新年过后,周五对她的千姿百态明朗亲热了不少,明里暗里对他的好也让她稍微得意,不过还没飘两天,就听到分别人亲口说【路永利不适合我的审美。。。我怎么可能对她幽默。。。我对她好,是一种不以谈恋爱为目标的善心。】

巡警本来也不想管,但看这么些风声,又不是足以放手不管的状况,于是黑着脸就去监控室调视频。

当然还在云端的路永利一下子就跌回本地。

处警刚给路永利拍完照片,120就来了,周二跟着警察去公安局,让南齐文跟齐文清跟着120一块去医院。

她领会周四的审美,这种个子娇小的,五官小巧又温柔的,看起来很会撒娇的先生。

等陆教师跟吴先生赶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可是光是身高。。。他比周五还高了5分米不止。

D大的首席执行官抓着陆教师就是一顿埋怨,说都是兄弟学校的怎么搞得那么难堪,你们这多少个叫周日的学生正是了不起,一会儿的功力连警察都请来了。

又不可以摇着这男人的双肩质问她到底啥地方不行。因为这男人而变的愤懑的时候,这人还偏偏时不时的来对他意味着“不以谈恋爱为目标”的好心。

陆教师看向周三,礼拜天等D大的企业主不逼逼了。才说【杨华的胳膊肘再偏一点儿,路永利的左眼就瞎了。】

于是就变的愈加郁卒,脸色也控制不住的变的越来越难看。

【这曾经不是校方说了算的题目了】礼拜二很无所谓的说【路永利是家里的独苗,即便校方不追究,他的爹娘也会追责到底,我负不起那么大的权利。】

最终就变成这种老死不相往来一样的冷战。南宋文不是第一个劝自己别跟礼拜二掉脸子的人,但因为对方看不上自己才怄气这种理由怎么说得出口?

接下来周二看向陆教师【当时也不是能等到陆老师回来再做决定的情事。】

路永利看着前方的北周文,个子很小,五官即使看起来张扬但还算精致,尽管不会撒娇但星期一也亲口夸过他有精力,连钱峰都说,队里星期三最有可能看的上的,就是金朝文这种身高和长相。

陆教师老脸一红,这一次带队期间自己接连偷偷跑出去玩,把业务全体丢给礼拜三,这下玩脱了。。。当然是要给自己的学习者撑腰。

路永利不知不觉的就伸手去量后周文的身高,还不到祥和的肩膀

于是陆教师一反刚才跟对方负责人协调谈话的态势,说【那一个事情的习性很严重,我要先跟校方反映后才能给您回复,是否涉嫌故意伤害,伤害的品位能否构成刑事案件,路永利同学会不会就此落下残疾,这要等路永利这边做完鉴定才能认可,现在就坦然等医院的考评结果吧。我本来相信您的学童不会是故意伤害路永利的,既然你也这么觉得,这当时报警也是最贴切的选料。警察做出来的下结论,才更能令学生家长信服,与其今后吵架,还不如现在就查个一清二楚。】

北周文非常小心的挥开路永利朝她伸过去的手【你干什么?】

D大负担人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了周日两眼,一臀部坐在警务室的椅子上生闷气去了。

【你不到1米7呢。】路永利问

在警方做完笔录,周六跟陆教师一行人到了路永利的卫生院,这时候曾经是夜晚7点。

西晋文的脸登时就黑了【老子1米73,怎么了?】

陆讲师看过路永利后,就把周二带出来说【小周啊,我的敞亮可能跟你有差错,但小路这场地。。对方怎么说也。。。】

【1米7,】路永利想,自己就是是锯掉所有脚也达不到那一个惊人【长的小。。真好啊。】

【我了然,够不上刑事责任。】周日说【我就是吓吓他们。】

后梁文最恨外人说她矮,其次就是小。他以为路永利在有意识戳他伤口,心里遭到了暴击!!

【。。。。。。。】陆助教一脸的省略号

于是遭到暴击的唐朝文说了句【我没悟出你是如此的人】之后就痛恨的跑走了。

【虽然没有刑事责任,但依然有民事责任的】周日说【假诺当时我采纳忍气吞声,就太有利这外甥了,也显的我们太好欺负了不是啊?】

再于是,跟路永利冷战的人,又多了一个北齐文。

一旁的吴先生弱弱的说【。。。这。。。你也不可能罢赛啊。。。】亏她还夸下豪言壮语说一定要拿个名次回去的,这首先场就罢赛算怎么回事啊。。

我们纷纷表示,小文你正是周队的一条好狗,连冷战都要回升掺一脚。

星期五说【吴先生您放心,本次D大是过错方,事情闹那么大,组委会肯定会还原找你们谈,到时候你就把谈判交给陆教师,最后失去比赛资格的,一定不会是大家球队。】

这种冷战从来频频到了路永利受伤。

陆助教平白无故被扔来一个讨价还价专家的职称,只认为想骂人,但当见到吴老师看苏醒的崇拜目光,陆助教登时挺直了背,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长相,向吴先生点了点头。

C校官队意外晋级全国硕士联赛的前五名,钱峰作为规范队员,路永利、大顺文,还有管院的齐文清作为候补,一起到A城出席比赛。

吴先生一走,陆教师就给了周天一个脑瓜崩儿【你小子,净给自家出难题。】

携带的有3个人,一个是体育大学的吴先生,一个是法高校的陆助教,还有一个,就是学员代表,星期六。

周日笑笑,说【组委会就是来一百个人也说可是您这张名嘴。】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到了A城,比赛前的一晚跟主办方共同吃了顿晚餐。

当天周日让我们都回去了,自己留在医院陪床。

出事先的一天。周天领着篮球队的一众队友跟对方一起吃了顿友谊餐。对方是D大的球队,D司令员风纯良,但D大的那支篮球队却以彪悍有名,爱犯规到了最为,为了胜利,不择手段。

实在路永利就只是外伤,刚受伤这会儿看起来血肉模糊,此时缠上绷带,打了麻醉,其他地点一点儿事情都并未。

C大能升官5强早已是了不起的喜怒哀乐,这一次周五他们出来,本来就没想拿名次,纯粹是想蹭个公费旅游而已。

【疼你就说】周三在一旁,心痛的不足了。路永利当时可怜口子太吓人了,他思考就以为疼,浑身上下都疼。

周六知道这帮人在球馆上毫无规矩,就委婉的发挥了友好球队不想争第一的为主思想,表达天前整场上的都是往日没打过全国性比赛的候补,让对方手下留情。【拉个20分即使了,50分以上就饶了我们呢。】

事实上路永利的麻醉劲儿还没过,根本感觉不到疼。但周五的感应实在是太好玩了,他要么不由自主逗星期天【说也没用,依旧疼。】

对方的队长姓厉,厉队长跟周三相谈甚欢,还约好等比赛结束了就联合去泡A城知名的温泉。

下一场手就被握住了,掌心有温热的触感,然后路永利听见周四说【疼你就掐我的手】

结果,风云突变。

路永利总觉得此情此景跟某种画面极致相似,他想了想,一时间有些脸红。【我又不是生子女。。。。】

路永利整个人倒在地上后,条件反射的就覆盖了和谐刚刚被撞的地方。

可是仍然不由自主反握住了这双手。

初次反应过来的是候补席上的玄汉文,他首先冲到路永利身边,路永利疼的早已动不了了,玄汉文动手去扶,结果却是一手的血。

温热的,有些粗糙的,很有力度的,男人的手。

吴国文把路永利的血肉之躯扳过来,发现路永利满脸的血,太阳穴下面这块头皮翻起来了一块,血肉模糊。

可是却听到这男人虚弱的说【你都把我吓死了。。。】

首先骂人的是钱峰【我操你妈!!】

路永利无语了半分钟。。。又说【我听他们说,你有条不紊的掌管大局呢。】

骂了人的钱峰把球往旁边一扔就要揍这多少个故意撞开路永利的人。

【不教训那帮外甥一下怎么行!?】星期一恨恨的说,语气却有点像是小孩子赌气一样【我得帮你出气啊!】

【你他妈骂何人?】推人的队员也粗暴的扬起手指着钱峰对战。

路永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我伤的并不重。】

一刹这,场所混乱。

【伤的重不重是首要吗?问题是他们把您弄伤了啊】礼拜一说【光是这一点,就够他们死个几百次的了。】

星期四是最后反应过来的一个,等她的大脑不再一片空白的时候,篮球馆上的医护人员已经来了。

路永利说【那么些撞我的人明天必将很恐怖。】

简短的止血过后,路永利被抬到休息室举办更进一步的诊治。

周四说【我自然不想教他做人,可何人让他相见了自己的下线。】

星期一认为自己腿都是软的,周围一圈人嚷嚷的咋样他都没听到。

路永利想问,我是您的底线吗?为何吗?

后来医护人士说血已经止住了,应该没什么大碍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应有做如何。

但后来忍住了,又说起此外一个话题。

吴先生跟陆助教相约一起逛A城古城垣了,所以他前日是这里最该举行善后工作的一个。可是这一次,他却多少想善后了。

【我这么,是不是更像流川枫了?】

看着疼的咬着牙却依然会倒抽凉气的路永利,周三脑子里唯有一个念头,这就是:

【啊?】

老子弄死你们!!

【流川枫不是也在一回交锋里伤到了双眼,包的跟自身现在基本上。】

周天咬牙切齿的说【钱峰,刚才那几人是有意的,去找领导要刚才比赛具有机位的拍摄资料。】

周一【。。。。。。。】

【后金文,打电话报警,说那里有人打架斗殴,要求他们出警,打完之后再打120,把小路送到目前的卫生站去。】

路永利说【有点伤疤,看起来不是更帅么??】

旁边有个女的,可能是那里的医护人士,【他这只是外伤,应该没什么大疾病,不用打120吧。】

【你呀,还有空得意呢】周天也能听出路永利的好心绪,就按捺不住调戏他【人家流川枫伤的是肉眼,尽管包起来效果差不多,但您是掉了一大块头皮,毁容了您知不知道。】

周六抬头看着这女生的眼睛【应该?呵呵,他假如出事了什么人来负这些责任?你吧?】

路永利没有接话,周一在心尖大骂自己没神经,就尽快安慰她【还会长回来的,也不算毁容,即便毁容,你也是最帅的。】

女人皱着眉头说不出话,转头就出去了。

友善都在说些什么呀?!!!!

星期六也不论他,给路永利的创口拍了几张照片后把温馨的钱包掏出来给梁国文,【拿着到医院办住院手续。】然后又转身跟其它一个球员说【学长,麻烦您联系陆助教跟吴先生,说路永利受伤住院了,让他俩赶紧回来。】

唯独路永利却有了反馈,用绷带外的这只眼睛看着星期一,问【比起唐朝文呢?】

等星期一出去的时候,裁判跟对方球员呼啦一下都围了上去。

哎?为啥这一个时候会出去东汉文???

裁判问【没事吧?】

就算不知晓,礼拜天依旧那一个狗腿的说【当然是你帅!】

厉队长说【真是不好意思,小路他不麻烦吧。】

路永利转过头,非凡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周二无视厉队长,直接跟裁判说【老师,我们渴求罢赛。】

其次天,前来换班的钱峰跟后金文看到握初始睡着的六人,均是一阵感慨。

一旁一下子就静了。

钱峰说【太没有原则了,说好的冷战呢。】

【具体的罢赛申请大家后天会以书面的款式提交大赛组委会,】礼拜六不卑不亢的说【罢赛原因也会透过校方告知媒体。】

汉代文像个复读机一样,毫无新意的说【太没有原则了,说好的冷战呢。】

厉队长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周队长,你这什么看头?】

冷战自然是终止,无论是路永利跟周二的,仍旧路永利跟西汉文的。

礼拜四看着厉队长的肉眼,很单调的说【你的队员故意撞伤自己的队员,我看成集团管理者,在提议很正当的渴求。】

下一场是跟D大篮球队以及D中将方的口角,礼拜五此时退休,陆讲师一个人扛起整个篮球队的算账大旗,一言之辩,三寸之舌,陆助教在吴先生面前丰硕呈现了一个斯文的非人口才和傲人风骨,可谓是出尽了事态。

撞伤路永利的百般人叫杨华,此时还很横【什么人说自己是明知故问的,你哪只眼睛看见自己是明知故犯的了。】

教员那边咬死了不肯放,礼拜天的学童工作也做的可怜百发百中。

厉队长瞪了杨华一眼,杨华才悻悻的闭了嘴

世家已经看不惯D大球队的做法,尤其是在预赛里吃过亏的六个学校的球队。

【你看,打篮球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杨华他也是不小心,这种事,怎么能会是有意的呢?】

组委会很快就收到了要求彻查D大球队故意犯规事件的联名信。

碰巧钱峰拿着U盘回来了,钱峰把U盘递给礼拜四【这中间是主屏幕的录像素材,其他多少个角度的要等会儿才能拷贝出来。】

政工最终以D大篮球队被撤回参赛资格,杨华按民事侵权赔偿路永利全体损失收尾。

礼拜三把U盘握在手掌里,跟厉队长说【是不是故意的,你跟自身说了都不算,等会儿警察来了看了拍摄就知道了。】

最经典的是来探病的一个正值干律师的白姓学长,名叫白景元的学长还没跟路永利聊两句话,D大的篮球队就声势浩大的来探病加道歉。

星期六转头就要走,厉队长按住周五的肩头

不逗比的白景元看起来依然非凡贵气的。他煞是优雅的站起来跟厉队长说,路家接受他们的致歉,但赔偿的事就先不要提了,我们家的律师会跟你谈。

【你还报警了?不至于吧。】厉队长以及D大一众队员的面色都有些雅观

D大篮球队的人面面相觑,这么些撞伤路永利的杨华更是面色惨白。

就像响应周二的话一样,场外响起了警铃声。

【哎哎哎哎】等人一走,白律师就透露她的逗比本性【真爽啊,早就想这样说五遍了。怪不得那个大业主总喜欢说“去找我的律师谈”。尔等贱民,也配跟我讲话?这种装逼装大发了的快感哈哈哈哈】

【假设路永利构成轻伤及以上,这就是刑事案件了】礼拜四拿掉厉队长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这不在自家能负总责的限定以内,我只好报警处理。】

【学长你学法律真是委屈了,你应该去演电影啊。】

这儿的杨华已经绝望慌了,他相对没悟出事情会闹那么大,毕竟这不是他率先次在篮球馆上伤人,明日她撞伤的可怜人,连路都走不成了,可对方也就是咄咄逼人瞪了他两眼而已啊。【我。。我不是故意的。】

人人围着白景元就是一顿夸,白景元丝毫不谦虚的照单全收,一时间,狭小的病房热闹突出。

星期五根本没有再理杨华的情致,只跟齐文清说【出去接一下巡警,把她们领取这里来。】

白景元快走的时候,把周二单独叫了出来【一哟,清儿目前哪些?】

齐文清点点头就跑出去了。

白景元是陈清的表弟,当初就是他把陈清安排在了周五的宿舍。

星期四说【学校里的政工还好,就是他前天进一步忙了,每一日凌晨两点此前平昔没睡过觉。】

白景元又问【他近日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星期四想了想【不可以吧,没这几个迹象啊,清儿时时除了教学就宅在卧室里画画了,没见他跟哪个女孩走的近呀。怎么,他有气象了??】

白景元挥挥手【没有,我就是平日关心一下自己那个傻兄弟的心境生活,你这么一说,看来他要么不行她。一啊,你多照顾清儿,别令人再欺负他。】

星期四点点头,六人说着话,周日一路把白景元送上了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