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的篮球时代-引子 告其余一时(中)

篮球馆入口,一个身高逼近一米九五的男生懒散地走了还原,手里提着一只鞋袋,蓬松的毛发呈夸张的爆炸式,身边跟着一个近一米七中度的赏心悦目女孩。

“没……没事!”何安脸颊酸痛,勉强挤出一些响声。

“嘿,安子!”

“故意?我可没这样好的准头,更何况何安同学但是大家的国际友人呢!”三浦成司冷嘲热讽地答应。

“哎!”何安不禁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像许多其他的游客一律,缓缓停下脚步,安静地听着广播里的音响。他虽然早已知道,这多少个在协调心里神一样执着的女婿,会在那个冬季采用退役,可是当这一刻当真到来时,他如故难以抑止地牵记起来,脑海中层层叠叠地涌现出那么些黝黑却漂浮的人影。

“何安同学,你别开玩笑了,对面但是号称年级最强的九班啊!更何况还有着十一分的距离!”

源和风间沧相视一笑,很识趣地跑过去贴身防守,给何安留下了丰饶的单打空间。

“哦,是吧?”三浦成司神情不屑地看着对面精疲力尽的一班队员,冷声说着:“整整三节,他们径直都是以全主力队伍在跟我们打,尤其是藤原和松山这四个实物,片刻都没休息,早就跟不上大家的抢攻节奏了,现在估摸连抛投都来之不易了啊?除了他俩两个蠢货,一班还有什么人能得分?用持续多长时间,这十一分的差距就会成为二十一分!”

出了校门,纱织才慢悠悠转过身子,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地闪烁着,秋水盈盈,朝着何安轻声说道:“谢谢您,何安君,下一周见咯!”

“阻止她!”三浦成司大吼,何安的上篮动作相当标准,完全不像是一个不会打球的菜鸟!

……

“……”惊叹和座谈,自然是发源其他班级的同窗咯。

“切!”三分线外,1号一脸轻松地带球,眼神里充满着浓浓不屑,等待着何安上前防守。

“够不到啊!可恶!”松本明不甘地怒吼,在何安出手此前,他也随着高高跃起,可是无论身高仍然弹跳,他都差了何安不止一点,即使她是努力着起跳!

十六岁的纱织,就是这样纯白而灿烂,无时无刻不在撩动着少年人的难言之隐。

此时此刻来看,一班打九班,稍微换算一下以来,算是3v5了。

“再见了,纱织!”何安强忍着鼻腔里涌起的酸涩,骑着自行车飞驰。

篮球真正的魅力?!

不多久,何安耳畔开端响起一阵阵嘈杂,而且更加的显眼起来,“砰”、“哐当”之类的动静越来越频繁,他无意地想到,这是篮球拍击地面和抛投打铁的声音!

“哪怕是一秒钟、一分钟,只要终场的哨音没有响起,我们都有时机去挽回胜负,这才是篮球真正的魅力啊!”

旁边的源和风间沧傻乎乎站着,大眼瞪小眼地左看右看,片刻后又幡然醒悟地齐声走开,原来是校友啊,倒是省去了介绍的难为。

“三浦成司,你是假意的呢?”藤原清河恼羞成怒地大声质问。

告别之后,何安跟纱织朝着相反的大方向走去,夕阳拖着五人的阴影,渐渐远去。

一班和九班的较量还在延续,距离第三节截至还余下不足10秒的日子,比分差异也终究在他的一记三分下,扩展到了十一分。

夜幕七点,三叔何大海还没回家,何安只可以独自去料理店吃了一碗拉面,这是她最喜爱的扶桑食品。

“糟糕!”三浦成司大叫,但是想要上前守护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任由自己的肉身落下。

“何安君?”

更是纯粹地以来,在一众同学的眼里,何安除了学习成绩很棒以外,几乎一无是处。

闷热的氛围里,突兀响起一道鞋底摩擦地面发出的深深声音。

“啪!”

……

“这些九号是什么人?太帅了!三加一诶!”

篮球 1

直面两个人的近身防守,藤原清河大刀阔斧,随即一个低手击地,将球传到了提前往三分线右边跑位的松山裕隆手中。后者接球后,即刻扛着补位而来的三浦成司往内线突进,两步之后就是一个撤退,做出了抛投的动作。

何安甩了甩头,打算往回走,而训练场边赫然传来的一声蹩脚的粤语招呼,又让她停止了步子。

“太棒了!”

毫无花哨的突破,全凭第一步的震惊速度,1号在半秒不到的大运里过掉了何安,并在两步之后高高跃起,急停跳投!

“难道是秘密武器吗?”

“是呀,目前上学相比忙,都没时间打球。”

实际上,早在整场截至的时候,何安就有意上场,奈何队友们不大愿意冒这一个险,担心贸然,好不容易紧紧咬着的比分就会被拉开,何安也没办法,只好乖乖坐在替补上。好在近日军队只落后十一分,这坑挖得不算太大,终场前应当能填上。

篮球馆上,其他篮筐下的人都围了回复,一字排开地挤在边线外面,“高天原三大人物”一齐出场打球的画面可不广泛,何人都不想错过接下来的不错对决。

“休想!喝啊!”

5号手腕轻抖,球又重新回来了蠢蠢欲动的1号手里,接着,他就和23号分别跑到了外线的四个左脚。他们的用意很显著,拉开防守,让1号单打!

“回防了,竞技可还没竣工呢!”

“再见,我的偶像!”何安抬头望着被夕阳染成橘黑色的苍天,呢喃自语,“可怜的NBA,难道真的会成为一个尚无敢于的竞赛场吗?”

外线,预期三浦成司封盖得手,准备接球快速进攻的松本明眼前一花,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刹那间掠过,下意识地想着到,9号是何人?

何安嘴角轻扯,缓缓迈开步子,重心下移,双手在胸前张开,修长的胳膊将触及的训练场区域通通纳入防守范围,横亘在三分线内半步的职务,视线紧紧盯着1号的眸子,“来吗,猖狂的1号!”

“我们都已经很尽力了,最终一节就交付我呢!”这是何安第一次站在所有人面前,说出那样的话,像是保证,又像是鼓励。

“安!安!安……”训练场边响起了整齐的口号,颇有些气势,不愧是【高天原】的“三大人物”之一。

“好!”全队应和。

何安脸上带着从来的温柔笑容,源是她打球时认识的伴儿,即使曾经二十转运,但要么一副顽劣的豆蔻年华心性。

“在如此紧逼的守护下得了,简直是找死!”三浦成司不屑地想着,随即高高跃起,迎着松山裕隆将要赶到的抛投路线拍了下去,大声喝道:“这就再送您一个火锅好了!”

按照【高天原】的老实,眼前这六个来挑场的玩意儿(1号、5号和23号),只要打赢了三要员,就能永远留在这里打球,而且可以指定任意一个全场作为友好的隶属球馆,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来【高天原】打球,这么些半场就务须及时腾出来给她们用。

在九班球员惊叹和不甘的眼神下,何安站到了罚球线上,缓缓拍着篮球,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全场的喝彩和啄磨都是因她而起,这就是篮球!

“哦,好!”

而训练场下面,完成了那一记惊人封盖后的三浦成司稳稳落地,兴奋地和队友击掌庆祝,看也不看倒在脚下的松山裕隆,径直走到一班的休息区,对着何安无奈地耸了耸:“何安同学,看来您确实不会打球啊!”

都走到这里了啊?

并非意外,篮球稳稳地通过篮网,发出一道故意的吹拂声响,白色的球网像海水一样,翻起一朵白色的浪花。

宽大的体育场周围,六座高大的街灯照亮了五个标准场馆的每一个角落。三米低度的锈棕色铁丝网围栏上,挂着一体系的球衣,何安知道,这个都是前来挑场的人留下的“回想品”,或者说【高天原】的战利品。

就在何安接球的须臾间,松本明已经做出了影响,在第一时间补防了上去,他也是心灵惊诧,怎么样也想不到,一个根本没人在意和防守的玩意儿会忽然冒出来要球,而这么的传递意识,以及跑位的时机,绝不大可能是突发性或奇怪。

几人刚一进入体育馆,顿时就掀起了所有人的秋波,看球的人齐齐站了四起,高呼着吹响口哨,有点儿起身欢迎的意味。

乘势一声凶悍的怒吼,松山裕隆只看见眼前眨眼之间间上升一道黑影,心头一紧,“不好!”

“安子,好久没来打球了!”名叫源的妙龄用荷兰语说道。

在其别人难以置信的眼神里,何安弯腰捡起脚边的篮球,递到纱织面前,微笑着说:“纱织同学,你想看本身打球吗?”

在何安的记忆里,国内也有个叫“小科比”的人,是个高中生,听说后来去了美利坚同盟国,打没打入NBA就不太明了了,这时的何安才刚念小学,也是听小叔偶尔提起过五次。

何安无奈地挠了挠头,清了清嗓子继续磋商:“或许大家确实会输,但还没拼到最后就丢弃,这和打了一分钟就让步有哪些分别?篮球竞赛为何要分成四节来打?就是为着给暂时处于逆风局的一方反超的时机,哪怕是一分钟、一分钟,只要终场的哨音没有响起,我们都有空子去挽回胜负,这才是篮球真正的魅力啊!”

“这就最先吧,大家开球!”1号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把球丢给站在三分线顶端的5号。

看着我们心境低落的典范,何安也随后郁闷起来,篮球啊篮球,这就是您的魅力吧?

“哦,我也是……”

三分线外,何安稳稳接球后,立刻收脚,屈膝,腰部发力,肢体划出一块无形的律动曲线,力量传导到持有的出手,高高举起,双脚起跳,一气呵成!

体育场边有人吹响了较量的哨音,大喝道:“起初!”

何安捂着脸坐在板凳上,纱织紧张地蹲在她身边,不远处,篮球一蹦一跳地滚落到训练馆要旨。

何安无奈,扯了扯嘴角道:“比自己决定的人多了去了,单单一个日本东京,能把自身打趴下的决定人物,比挂在这的球衣都多!”

“是!”九班球员士气如虹地应和,仿佛胜利就在后边。

“老规矩,十个球,何人先打满十个,固然赢!”源大刺刺地站在这六个人的眼前说道。

其三节竞赛结束前的一幕,仿佛重新重演!

“恭喜啊!”另一个响声浑厚的男生接着说道:“另外,今日也是一位有名的NBA球员颁发退役的日子,他的退役如同当年的篮球之神乔丹(乔丹(Jordan))一样,可谓是轰动全球!而他,也是NBA公认的,最最相近乔丹(Jordan)的人……”

“别那么大声嚷嚷,仍然省点力气留着比赛用呢!”松本明在边上冷冷地接道。

就在何安沉下身子的一刹这,1号骤然启动,左脚蹬地发力,左脚的弓步疯狂迈开,肢体豁然朝着持球的出手倾斜。

……

风间纱织、风间沧,难怪他会有这样高……何安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暗骂自己一句“笨蛋”。

没办法,只可以硬来了!

风间沧,【高天原】绝对的霸主,没有之一,日本东京体校的大一新生,制霸了【高天原】整整三年!

纱织大概也是有些喜欢何安的。

何安在训练场门口和同班们挥手告别,终究是不曾把自己快要离开东瀛的信息告知大家,倒也免去了过多的消沉和劳动。

训练馆边,裁判示意17号防守犯规,9号三分进球有效,加罚一回。

何安僵硬地翻转肢体时,只见到一个扑腾在半空中中的绿色背影,硕大数字“1”直直刺入眼里,一股无力的挫败感在心尖冉冉上升。

何安咧开嘴,显露洁白的牙齿。

“怎么了……诶?!”何安傻傻呼呼地应道,随即猛然转过头来,结巴道:“纱……纱织同学!”

“怎么可能?!”松本明骇然,努力想要停下自己直直撞向何安的人身。

“吱吟——”学校广播里传来阵阵鼎沸的鸣响,接着就听到一个女孩子甜美的声音传到:“欢迎各位同学收听明早的高校之声,首先咱们要祝贺初中部三年级一班的全部同学们,他们在基地的篮球比赛中赢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两次传导之后,球落在了三分线外的松山裕隆手中,还剩三秒,距离第三节比赛截至,仅剩三秒!

何玉溪着源的视线看去,一双漆黑的眸子在转手苏醒了神采,灼灼盯着训练场中六个素不相识的身形,压抑着兴奋道:“确实很强,身高上完全遏制我们!”

“呼!呼!呼……”藤原清河剧烈地喘息,拖着疲惫的躯体将球运过全场,随即就迎来了松本明的搜刮防守,他其实没力气突破了,只能无奈地把球交给了队友。

黄昏渐近,海城中学的【黑鲸训练馆】被夕阳染成金红,安静地躺在高校的东南角,不再像这多少个钟前这样的霸气和喧闹。

两种声音交织成悦耳的音符,回响在死一般寂静的篮球场里。

何安窘迫地挠了挠头,对纱织抱歉地协商:“待会聊!”说完,往体育场上跑去。

进而,一声“啪”的高大脆响传遍整场。

他的退伍,几乎象征着一个时日的竣工,恐怕再没有人能穿上分外号码,像她一如既往疯狂地肆虐篮球场了。

“交给你?开玩笑吗!”

“嗯!”何安点头,意思自己领悟了,视线却直接盯着训练馆中心的1号,惹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球衣像是黑夜里燃起的一团火焰,跳动着,令人捉摸不定。何安在心里头暗自钻探,自己和他对位,能有些许胜算?

“休想!”

黄昏,天边的云朵渐渐隐没,朝着更远的地方飘散,多少不善言辞的妙龄像何安一样,把心事埋在心头,最终都堆成了不满。

趁着判罚的扫尾,篮球馆里才响起一阵薄弱的欢呼,以及大声的奇异和琢磨。

七点刚过,打夜球的人已经来了成千上万,两个球架都有人在用,看球的人也有二十多少个。大概是因为周末的缘故,明儿早上的【高天原】万分红火。

39:32,只差7分,距离第四节竞赛起初,但是短短的13秒而已!

“吱!”

“啊!”

“你也来看球吗?”纱织率先打破了沉默,娇俏地把双手背在身后,眼角溢满了浓重快乐和笑意,“刚刚这些是自我三哥,他奇迹也会带自己来此地看球。”

“你——”

“安子,别聊天了,该大家出台了!”源扯着喉咙大喊。

能进吗?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

球场!

周日午后,点火的太阳斜斜挂在穹幕,海城中学的训练场里暴发出阵阵如海啸般的欢呼。

“这周……”何安怔怔地看着纱织,勉强牵起一抹微笑,“嗯,再见!”

“是!”一班的球员齐刷刷地大喊大叫,完全是潜意识的反射,但各样人的眸子里都点火起了一团火焰,拼命地往团结的整场回跑,脑公里激荡着何安先前说过的一席话。

45度斜角突破!

松本明是九班的主力控卫,固然个头只有一米七五,但却极其灵活,突破能力超强,绝不逊色于高中部的学长,三节竞赛下来,一个人独得十七分!

何安猛地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高高挂着的军棕色铁皮,跟一张课桌的桌面差不多大小,上边用白色喷漆写着一串日文,翻译过来就是【高天原】的情趣。

“……”微弱的喝彩来自一班的球员和同学。

“你怎么会在此地?”五人不约而同地发问,随即脸上一红。

“怎么可能?这家伙不是不会打篮球吗?”

晚餐之后,何安漫无目的地沿着马路晃悠,身上还穿着比赛时的球服,神魂颠倒地挪着步履。他明日满脑子都是纱织的身形,女孩的一颦一笑,如枝缠蔓绕般挥之不去。

红艳艳的计分板上出示的比分为39:28。

【高天原】何安眼前以此路口篮球场的名字。

“三加一!”何安的嘴角扯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似乎是在等着松本北齐和好扑来。

源是【高天原】的球霸之一,罩着那里的场子,有人来挑场,大都由他交战。即便源的身高惟有一米八三,但弹跳力却无比害怕,擅长各样花式暴扣,因为身穿湖人24号球衣的缘故,这里的人都管他叫“小科比”。

原本,刚刚三浦成司那一记势大力沉的封盖,直接将球扇出了边线,在两回反弹之后,难以阻止地撞在了何安脸上。看着某人蜷曲着身躯的金科玉律,应该是很痛的。

有的是年之后,当何安再次想起起纱织的旗帜,依然会有着类似今日般的悸动,像融化的绵白糖,丝丝缕缕地牵涉着脑海中的回忆。而眼前,他默默推着车子跟在纱织身后,一如既往的木讷且羞涩。

“何安这小子上场了,看来一班已经打算丢弃比赛了吧!”松本明戏谑地说。

纱织静静走在洒满树荫的学校小路上,娇柔地踮着步子。阳光下,女孩儿修长的身影明媚动人,褐色的裙摆在微风中打着旋儿,像悠悠飘落的樱花瓣,两鬓的长发扬起时就回会显露一对可爱的耳垂来,而她用指头轻轻理顺头发时的榜样,又有些纤维的诱人的美艳。

“啊!小心!”

“嘟!”

“嘿嘿,也是,大家休息的光阴只是充分的很,一班终究只是靠着运气走到这一步的!”松本明点头表示赞成,大声对此外队员喊道:“好好防守,别让她们再得分,一分都不要!”

源拉着风间沧闪到一旁,把挑场的业务大概说了弹指间,而何安跟纱织,仍呆呆地站在原地对视着。

“唰!”

“好快!”何安下意识地想到,肢体随之1号的音频不自觉地往左移动。

……

训练馆边,纱织有些焦虑地皱着秀眉,轻声道:“何安君,加油哟!”

篮球馆边上,纱织轻声呢喃着:“加油,何安君!”

何安回过头看去,一个穿红色马甲,留着板寸、打着耳钉的红发青年,正朝着自己惊喜地哈哈大笑。

“藤原同学,我没事,三浦同学不是故意的,是本身要好不小心,刚刚看比赛时真的有点太专心了!”何安轻轻揉着泛红的脸庞,痛感已经收缩了过多,要不是他躲闪及时,揣度得见红了,“我们都争先休息,复苏体力,还得继续竞技呢!”

遵照【高天原】的老实,假设是3V3的挑场,挑场的人索要连续打赢三拨这里的人,才有资格留下来打球,假诺是单挑的话,只要打赢这里的多少个球霸中的一个就足以了。输了的话,简单,只要留下身上的球衣就行。

“何安同学,你是怎么完成的?”

源深以为然地点头,指着多少人中身高最矮的1号说道:“这一个长发的1号,身高跟自身差不多,带球能力是自身见过的人之中最拔尖的,甚至比你还强!”

何安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自顾往罚球线走去。

只一刹这的年月,1号的底角已经迈出一步,身体前倾到了与何安平行的岗位,而何安脚下还没赶趟移动分毫。

空间中,橙红的篮球随着何安的发力脱手而出,划出一道可以的弧线,翻滚着朝篮筐飞去。

源嘿嘿一笑,没有接腔,而是把视线投向了体育场入口,低头耳语道:“风间来了!”

“回防!”何安大喝一声,唤醒其他还在发呆的队友。

“过了!”训练馆边传来阵阵大喊。

“后边!”电光火石之间,一声暴喝声陡然响起。

虽说1号的突破时机有些取巧,但速度却是毫无争议的快!

金色的阳光透过训练场屋顶的玻璃窗户洒下来,落在未成年人洋溢青春活力的肢体上,暖熏的气氛里弥漫着青涩和稚气的寓意,时直接近定格一般,何安柔和的眼神里只剩余身前特别女孩的黑影。

“源,好巧啊!”何安挥手,又看了一眼写着【高天原】的铁皮铭牌后,走进了体育场。

“何安君,你哪些?”纱织担忧地问道。

在惯性的机能下,1号背后的球衣高高扬起着,在氛围中撕扯出“呼啦”的声响,回荡在何安耳边。

篮球,“没事就好!”三浦成司看了一眼何安,大步离开。

而一班对九班的篮球赛,由于何安同学的“奇妙爆发”,最后一班以四分的微弱优势赢得胜利,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一班能把比分咬的这样紧,还真是出人意料啊!”松本明站在三浦成司身后喘息道。

“原来如此,”源搂着何安的肩头努力拍了两下,惊叹道:“好东西,又变结实了!你明儿早上只是来得巧了,喏,这边这三个东西来挑场,要不要上去玩玩?实力的话应该跟你基本上,但都是硕士,已经把训练场这边的人攻克去了两拨!”

反观一班,可以堪堪与九班抗衡的球员,只有11号藤原清河跟24号松山裕隆,28分的比分里,有22分来自他们五人的十分。

高校里的林荫小路连接着学校正门,不长,很快就走到了无尽。

因为啥安上场的因由,九班直接派出两名球员盯防藤原清河,舍弃了对何安的防守。在她们看来,何安这样的酱油角色,只要稍微协防一下就可以了,完全不用令人特意盯着。

……

握紧的松山裕隆在视听“传球”的暴喝声后,原本高举的双手眨眼之间间注销,从腰间将球丢向了身后,同时默默祈福着:“靠你了!”

“哦。”纱织痴痴看着何安跑远的背影,想着:“何安同学能和兄长这样级其它人一块打球,这她应该比今日下午竞技时我们看到的愈来愈厉害了,会比表弟还要厉害吗?”

三浦成司凭借着一米八六的身高疯狂冲击着一班的内线,而且装有无可争辩的空投能力,三节命中率高达55%,那对于初中生级另外比赛以来,已经是那些恐惧了!

面对我们的质询,何安没有理论,因为他深远的明亮,在享有人心里,自己有史以来都是个运动绝缘体,怎么可能匡助部队获胜?

松本明扑倒在何安身上,良久才回过神来,站起来龇牙咧嘴地钻探:“你这家伙居然会打球!”

“嘟!”第三节竞赛停止的哨音同时响起。

篮球 2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放宽喘息的时候,一班的球员休息区却忽然传出了两声惊呼,吸引了我们的视线。

“唰!”

“是啊!何安同学,你先冷静一下!”

三浦成司被藤原清河卡住了岗位,只可以眼睁睁看着何安起跳,脑海里赫然闪过一个心绪,“他会打球,而且很强!”

火藏粉色的皮球,探囊取物地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扇出了场外。

“哦,是吗?但这多少个实物还在支撑啊!”三浦成司甩了放手臂,嗤笑地看着藤原清河跟松山裕隆,冷声说道:“争取把比分拉开到二异常,提前截止这一场无趣的较量呢!”

……

“何安同学……”纱织傻傻地将手捧在心里,她如何也想不到何安会说出这样激励人心的话来,心头少年柔弱的身形似乎在刹这间变得高大起来,她那明媚的侧脸上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喜欢。

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之下,何安以怀疑的快慢斜切而过,来到了松山裕隆的身后,球衣上鲜亮的数字“9”在氛围中随机飞扬!

松山裕隆内心冰凉,肢体无力地下坠,跌倒在地板上,眼神里充塞了绝望,“完蛋了!”

“……”

“喝!”松山裕隆咬紧着牙关蓄力,骤然启动,以一个极具欺骗性的侧步,晃开了九班的防守球员,接着强行跃起,出手!

队友们根本未曾时间去思辨,何安为何会打球?而且还很厉害的样子!胜利的热望已经浸透了她们的命脉,所有人仅剩的唯一的思想就是防卫!防守!防守!至于得分,就像何安上场前说的这样,最终一节就付给他啊!

9号是何人?自然就是何安!

“嘟!”尖锐的哨音又五遍响起,最终一节的比赛正式开班。

球从一班的底线发出,由藤原清河运过整场,刚到三分线外,九班的两名球员立刻包夹了上去。

“被盖了!”体育场里再度响起一片惊呼。

何安有些无奈地坐在球馆边的板凳上,九班太强了,几乎每个人都能通晓地控球,得分,防守也做的要命成功,说不上战术实施,但最少井井有条,最强的两大得分点23号三浦成司和17号松本明,更是强大到令一班窒息。

跟着,一班的休息区陷入了一片宁静当中,所有人都默默回到座位上,一言不发。每个人的心中都在问着平等的问题,落后十一分,最终一节该怎么打?然后无力地窥见,恐怕是要输了!

三分线外,九班的23号三浦成司完成了投篮的尾声动作,大喝一声,缓缓往团结的整场退去,依然得意地高举着右手示意,三分!

“嘟!”

纱织痴痴地看着何安,眼睛里模糊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良久才重重地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