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

这个小山头,书里上课武力对打的,我就讲讲武力,讲隐喻、讲剧情的,我也顺势说说自己对水浒的知情。著作散漫,一个村寨写一个短篇,也没怎么大纲。朋友们如不嫌弃姑且一读吧。

那一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文集目录:《水浒》里的小山头

体育场馆里的“小鸟”们在比何人的面色更高,更有魅力。与此同时距体育场馆门外不远处可以观望有一女人拖着比他矮不了几分米的长方形书桌踉踉跄跄地进了这一个体育场馆。个子不高却热衷篮球,肤色算不上好却也是个眉清目秀惹人怜爱的典故漂亮的女孩子。


五年后的她再回首起这个中学时代所经历之事时难免又感怀万千,她仍旧感恩的,毕竟这么些年的沧桑与痛苦仍然没让她长残反倒有了张鹅蛋脸(ps:以前真是接近于长方型脸。注意留心:真是岁月太爱她,原本就出身不活络怎么会去整容呢!)最近躺在这病床上,除了写出这样些年的感叹竟也不知该做些什么了。

对影山只是一个小插曲。宋江从清风山出走,带着花荣等人投奔梁山,顺便在路上收了吕方、郭盛两人。

于她,有过迁就,歉意,也感恩憎恨过。

使方天戟的偶像派

梁山好汉给我们的记念大都是嗜血好杀、丑恶吓人的花色。好比李逵,每一次上阵往日都脱得赤条条地,两把板斧排头砍去。宋江也是黑矮肥胖,尽管端正文雅些如朱仝、关胜,也是属于关羽复刻一类。浪子燕青尽管长得俊,更有名的是他斜杠青年的属性,什么都呈现,而大家今回要说的对影山二位,才是真的以声色夺人的眉宇党。

俗话说人靠衣装,那两位外貌党首先就是会打扮,先不说武功怎么着,一身装备就像人民币玩家。

先看吕方:

头上三叉冠,金圈玉钿;身上百花袍,织锦团花。甲披千道火龙鳞,带束一条红玛瑙。骑一匹胭脂抹就如龙马,使一条朱红画杆方天戟。

再看郭盛:

头上三叉冠,顶一团瑞雪;身上镔铁甲,披千点寒霜。素罗袍光射太阳,银花带色欺明月。坐下骑一匹征宛玉兽,手中抡一枝寒戟银绞。

这就和这些土哈哈的梁山草寇不等同了。我也相信这两位不会像其他梁山强盗这样食人肉,这用咱们今日的话来说,就是画风都变了。

再就是器械,方天画戟这种武器,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图片 1

三国杀里的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一般是用以典礼的典礼用。因为这种武器非常拉风,但又异常笨重、复杂,实战中很难使用。我们最为熟习的方天画戟使用者是三国演义里的吕布,吕布有多厉害自然不必多说了。因而能完美领悟方天画戟这种武器的爱将,几乎战斗力都是世界级的。

但吕方、郭盛属于这种一级武将吗?

众所周知不是。

吕方、郭盛两个武功不分伯仲,可是在方方面面水浒江湖里,他们大概排在第三流,纯按武力只是勉强能到天罡末尾。吕方中期强些,能与部分一级武将斗许多回合,但最终几乎都是败北。至于水浒里采用方天画戟的首先干将却是方腊的儿子方杰,他杀死了秦明,并且同时力战关胜、花荣、李应、朱仝四员虎将,即使不敌但却能全身而退,可谓是方腊军中武功第一,在整部水浒书中武艺也能排在第一集团里。

而吕方、郭盛的方天画戟,就不免有华而不实的怀疑了。

他于他,一见钟情,只为报恩还债来的。所以当她债务两清,便只剩离去了,所以她恨。

梁山仪仗队

既然如此几个人穿得帅,使的武器也拉风,大家也就了解了他们为什么是“守护中军马军骁将”了。

梁山打仗时的自卫队怎么构成?

首先是“帅”字旗。这帅旗有专人捧着,也是著名有姓的108烈士之一的险道神郁保四。这多少个二弟的唯一特点就是长得高,大概相当于明日的姚明的身高。他捧旗的原理就像奥运会开幕式平时由篮球运动员捧旗一样,个子高,有声势,有样范。

下一场是宋江、吴用。作为主帅和参谋坐镇中军,偶尔公孙胜参战时也在此职务。那是帅字旗底下,也就是指挥部。

帅字旗和首长的周围,就是“守护中军马军骁将”和“守护中军步军骁将”了。后者在孔明、孔亮一节里说过,是四个白净帅气的宋江心腹,而前者就是吕方和郭盛了。

咱俩想像一下这些团伙:

身高两米的郁保四捧着帅旗,拿着方天画戟、骑着高头大马、穿着红白亮色铠甲的多个吕布和薛仁贵的cos爱好者列在两边,从花样上算命对是有气魄的。三人武艺即便不到顶尖,做个保镖如故绰绰有余的。

对吕方、郭盛来说,那也算得上是人尽其用吧!

在水浒传里吕方的戏份较多,而郭盛较少。偏偏后来我们的金庸大师给郭盛续了一段剧情,郭盛就是郭啸天的祖辈,也就是说大家熟谙的郭靖、郭襄都是这位“赛仁贵”郭盛的儿孙,这就是另一段插曲了。

图片 2

文集目录:《水浒》里的小山头

那么,作为看客的您,还有想继承精晓下去的心思呢

随便有无 默帆都有权利写完。

抑或回到那一天:

     “哇塞!这是何人家的小美丽的女生居然转到我们班来了”
“对呀,看起来蛮讨人喜爱的,只是…”“只是这一身打扮不咋滴”

    …

    …

(亲们肯定要问男猪脚怎么还没现身,别急别急。喏,你看>将眼光移到结尾一桌>这位睡得正香不光打呼噜还口水直下三千尺的便是<偷笑偷笑>)

 
“吵死了,你们是见鬼了吗…叽叽咋咋地成天…”话还没说完他便止住了,因为此时他的余光正雅观见了后门口的一抹白色身影,他转过头就那么一眼仿佛就再也忘不掉了:一身白色运动装尽管搭了一双超搞笑的褐色帆布鞋却一点不失少女的高洁与羞涩。五只手搭在桌子上看起来很无力的榜样。在他还没缓过来之际就已经有同伴主动上来扶助了。他偷偷嘀咕:姑婆的!这纯属是本人见过的最有feel的女孩子了(表以为他的英文有多好,五年了也就对“感觉”一类的相比较感兴趣,算起来也有一两白个单词<别笑。对男生来说的确挺不容易的了)

待她坐下收拾完毕后,正准备认真整治笔记呢只见一纸坨扔了恢复生机:嘿、美人!交个对象呗!

 她是这样还原的:首先,这是教课时间,你早已打扰了本人一份钟的小运。其次,我不叫漂亮的女人本身叫杨一帆>一帆风顺的帆>
最后自己要说的是,当对象不是那么容易想当就当说是就是的_你明白吗…<此处省略n字>

Ps:想必各位看客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淡定蛋定、毕竟男猪脚还没言语呢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一响他就快步走到她面前扯她到走廊这(差点吓坏她小心脏)“喂!你这婆娘怎么那么多废话,愿意就甘愿不乐意就不愿意平素给个痛快话不行?!!”
他瞪大了双眼像是要吃人相像。

“好哇,是您要本人说的哈。我才不和黄头发的人做朋友吧,才多大呀就…”她挺直了腰正好与她对视,才不示弱呢

“得得得,老子懒得听你嘚啵嘚啵。爱什么人谁…”

“什么人怎么了,我得罪你了吧,把我拖到这儿来您想干嘛,告诉你我只是可以喊非礼的”

“闭嘴!”

“我偏不!你是不是喜欢…”

“什么?what.什么鬼。哪个喜欢您了,真不害臊,我…”

“你你你咋样您,还领会彪句英文看样子不像自家想象中这样不学无术嘛。诶什么人说您欣赏我了?啊?哈哈。这不过你自个说的.啦啦啦~
 呜…”

 他其实受不住这小女生嘀咕,就那么吻了上去把周遭的人都给吓坏了。“′看你还废话不”!!!

“天呐,刚暴发了啥事?。他们多个…就在联合呀?”“我了个去,怎么可能。大白怎么会看中这女人…”“固然长得赏心悦目但胆子太小…”“成天低着头…”

当今想起来,这么些时候被强吻确是件挺臊人的事,好像依然壁咚式的。嗯、咳咳!我也搞不懂为何当时没舍得给她一巴掌的。按他的布道,这是自个儿的初吻(我间接百折不挠说自家的初吻是给了我弟)

好像在他的画面中: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一刻的本人美得令人窒息。在给她的灰暗角落里填cong上一抹最光鲜亮丽的情调。说起来惭愧,因为至今自己都想不起那一天我是不是真穿的运动装,依然白色的。汗颜!要精通自己可是很少穿白色,一般“好动”不怎么爱卫生的人都晓得其中原因了。反正他坚称他的眼光我也就本着他罢,何人让他是大白呢!(没错,《超能陆战队》中也有个水落石出,原谅自己有预知未来的力量哈)“大白”这一个名称也是自己后来给她起的。其实并不觉得惬意。不过作为暖男就符合了。

她其实算不上很懂女人心思的。这么多年过去,除了不时与她一头记念那个往事然后就去玩他的游乐去了。我想,大概女人永远也猜不透男生为啥视CF,lol等一类的玩耍为生命,就像男孩子永远也搞不懂女孩子为啥总喜欢Barbie娃娃,上洗手间还要牵手一起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