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文之二

许老总背后有人

率先章 荒岛迷途

                 —兽爷

“天儿,天儿!快醒醒!”

武林外传有多少个可怜经典的配角。一个是“郎君啊,你是不是饿的慌”的苏三,还有一个就是范大娘。范大娘有句很污的词儿:我上边有人。

 “赶紧醒过来,外甥!你承担的沉重还尚无形成!”

那一集讲进士写了一本随笔,小郭想将举人包装成畅销书散文家。没悟出找来的书商范大娘,提议了各样修改意见,贡士一怒之下想要毁约。这一个时候,范大娘杀手锏来了。霸气侧漏地说“我下面有人”,毁约分分钟搞死你,贡士一下子就被hold住了。

五个声音互相加强,在百里长天的脑际里不停地冲击! 这是在啥地方?

自己下面有人——那是神州人几千年来的指望,也是有钱人们在场所里最欢喜说的话。兽爷有个弟兄是前中国大户徐明的发小,90年代初他们还是纯屌丝,在Austen每一天一起饮酒泡妞,拿着麻花汽水去马自达舞厅整日整夜的厮混,泡不到妞的时候就花钱打P。当时达累斯萨Lamb打一发一千五起,但徐明能砍到260一发。

 百里长天睁开眼睛的弹指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的黑影! 这些黑影不知为啥物,不过身形却是越来越大!

1993年徐明突然没有了。一年后回到第比利(比尔(Bill)y)斯的徐明突然成了一个高富帅。在胜利路上,徐明指着200米外的高尔基公寓说,对着哥们说:哥,那楼自己后天买下来了,6000万。

 “啊!”百里长天大吃一惊,刚一张嘴,即被海水呛住,本能反应迫使自己努力逃出。

弟兄不信。说徐明你小子吹牛逼吧,二〇一八年打P还要自己借钱给你,你哪来6000万买楼?徐明低声说:哥,二〇一八年本人在首都呆了一年,我下面有人了。

只是,虽说曾经是高校的冲浪冠军,但后天百里长天已经虚弱不已,刚游了几米远,便无能为力动弹了。

徐明算是中国最早玩靠足球玩出朝中有人的巨富了。许主管则是继徐明之后,把足球这门生意玩到了无与伦比。很多粉丝问兽爷,从青海乡间走出去的许老板有“下边人”吗?兽爷不知。兽爷只了解许组长背后有人。他私下有着中国最隐秘的一个团队——大D会,和中华资产市场多年来最隐秘的一个门户。

 “完了!”百里长天看着早已游近的海怪,心想在劫难逃了。 不过百里长天毕竟是个生性坚强之人,在生命就要消失的每一天,如故命令自己,务必看清前方这位将要夺走自己性命的不速之客。

盯住那头海怪,长着军装般的鳞片,两根刺须一左一右分开,每根有一米多少长度,犹如两根钢针!这张开的血盆大口,尖利的牙齿如同钢刀,每颗门牙足有半尺长!

在万科股权之争上,许经理的上场赚足了眼球:一出手100多亿,连续多个涨停板,买入万科股票抢先了6%。面对咄咄逼人的恒大,万科一度停牌了。

八只眼睛,犹如足球般大小,泛着赤青色的光华!而这高大的身体,就越来越不可能形容了! “也许,这就是宿命啊!”百里长天闭上双眼,准备迎接生命的末尾时刻。

那几天,兽爷曾彻夜未眠,白天盯盘,清晨低头沉思,不停地走动:许首席执行官的实在企图是何许,恒大要增持到多少,深铁的方案是否就此难产?

突然,这只海怪一声尖叫,居然转身逃跑! 海怪游走的刹这,带动海水形成巨大的漩涡,这漩涡直接将百里长天卷了进来!

想开此,兽爷望着雾霾连天的角落,不禁忧心忡忡。此时,耳边响起了银铃般的女声,把兽爷从万千思绪中提醒:“靓仔,你的鸡蛋灌饼做好了,要加肠吗……”

 等到百里长天再次复苏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座不著名的岛礁上了。

千古大多年里,万科的股东们风吹日晒,爱过,恨过,哭过,笑过,目前一个月集体偃旗息鼓,王石连天涯论坛都不发了,在“下边人”的配备下,他们终于坐在一张桌子上,谈怎么分果子了。

海水将她冲到了沙滩上。 夕阳西下,沙滩如故留着余温。 这种痛感,让百里长天想起了童年躺在小姨怀抱的感到。 而这种感觉,自从十岁以后,已经有二十年从未重新体会到这种温和了。

兽爷提过王石见傅育宁的一点细节。三月尾王石带了一个人见傅育宁。据华润朋友讲,这仨人谈得特别不安心乐意,王石从傅育宁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脸色铁青。但此次会合,仍旧高达一个共识:不要再相互伤害了!所以随后的基本上个月时间里。万科的几大股东都消停了。七月无战事。

兴许,在净土里,自己才能和父二姨再见吧。 远处是空旷的深海。而将要消失的老龄,余光折射进清澈明亮的海水里,形成雅观的光影。假诺此刻是乘客之身,或许,这就是最美的山山水水了呢。 不过,百里长天不是游客。 确切地说,他是一名幸存者。

但许主管的面世,打破了那多少个平衡。他挥手着借来的几百亿到来万科那些赌场。他的过来,如同片警查赌,一桌赌局,须臾间人仰马翻,洗过重来。

 “我究竟在哪儿?”百里长天惊恐地爬起来,“我还活着?” 是呀,还活着!那么,刚才的海怪呢? 刚起身,百里长天便感觉阵阵目眩,又重重地摔倒在沙滩上。 幸亏是沙滩! 忍受着不可以形容的疼痛,脑袋肿胀不已,百里长天起头着力地想起。

许首席执行官不仅给姚振华先生续了命,还给中华股市续了命——时势一片大好,上证也像打了鸡血一样,韭菜们的中原梦于是又醒了,纷纷入场。

 “百里长天,”总经理西门建清微笑着说道,“这里有个很有潜力的体系,你去调研一下。”

讲真,中国韭菜们的记忆为啥只有七秒钟。

 “啊!这么偏的地点啊!这里有飞机直达吗?”百里长天翻着主持给的序列介绍,第一影响就是觉得项目集团所在地太偏了!

有人算出来,因为那么些天万科的涨价,姚振华买入万科浮盈300多亿,许高管浮盈70多亿。问题是,大股东长期内又不可以减持,浮盈1000亿又怎样?那多少个分明都是纸面财富。

 “主任,能无法让自身陪长天一起去呀?”梦倩倩主动请缨,“长天正好可以带带自己,让自家多学习学习客户关系技巧!”

恒大一向称,对万科的持股纯粹只是一项投资。但恒大能匀得出一百多亿的闲钱,来收购一个竞争对手的少数股权呢。上市集团“中国恒大”现在总负债6148亿元,不计入负债表的永续债借了757亿元,光一年还利息恒大都要几百亿。

 “呦呵,这就舍不得呀?”东方烨朝着梦倩倩挤眉弄眼,“你放心,你的长天三弟不会有事的,他都三十岁的人了!”

您相信许主管真的有钱来做财务投资呢?

“讨厌!”梦倩倩怒斥道,“这里有你什么样事!” “好了,你们都给自身闭嘴!”西门建清提升了嗓音,“这是做事!工作,你们懂吗?难道依旧幼儿园里的过家庭?百里长天,你别忘了绩效考核目的,这是你获取突破的唯一机会,你调研形成了,说不定,这家集团的IPO就归大家了!”

“这好呢,”百里长天叹了口气,“我去就是了。” 既然是出门调研,自己怎么会在这座荒岛上吗? 百里长天如故不是很清晰,究竟暴发了哪些事? 再一次命令自己,必须起身,不可以再躺在沙滩上了。 要不然,尽管近处有如履薄冰,自己都爱莫能助躲避了。 百里长天摇摇晃晃地上路,而这种摇晃的觉得让她很清楚地想起起飞机上的气象。

许首席营业官盯上万科多时。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行器境碰着了气流颠簸,请各位在座位上抓好,系好安全带!” 随着飞机上空姐的动静,飞机起头熊熊晃动。 这种摇晃,可不像从前这种。 百里长天对于飞机颠簸太精通了。因为,几乎周周都会出差,天几内亚湾北地飞。而每两次飞行,都会遇见空气扰动造成的颠簸。 不过,这一回,很想拿到。 当飞机颠簸一阵从此,突然变得要命平稳。 人们连续享受膳食,以前颇显紧张的氛围完全缓和了。

一个兽爷未经确认的音信是,2019年新年在维也纳,许经理带了一个一把手和生命人寿首席营业官张俊见了一面。大旨诉求是许首席营业官想经过张俊给其潮汕老乡姚振华带句话,想收购其手里持有的25%万科股票,收购报价22块。

 就在此时,飞机突然来了个侧翻,随即整个机舱倒转。 机舱里一片尖叫,然后,声音越来越弱,百里长天也失去了感觉。 “啊!”百里长天后怕不已,原来际遇了空难!

正确,在宝万之争里,也有张俊的身形。兽爷提过,张俊是潮汕帮的大堂主,也是郭英成、姚振华的知心人。张俊手段了得,他能从薄熙来手套徐明手中把生命人寿抢走,一回运作后,就将生命人寿成为其金控帝国的钱袋子。姚振华争夺万科的手腕,也取经自张俊。

这就是说,飞机呢?其别人呢? 劫后余生,百里长天并没有感到非凡庆幸。 因为,他要直面的是一个一心陌生的荒岛。 夕阳的余晖渐渐散去,海水的颜色初叶黯淡,而沙滩的余温逐步磨灭了。 百里长天不知道该肿么办,呆呆地看着不远的海面。 正犹豫之时,海平面上突兀拱起一堵墙!百里长天定睛细看,显著看清了那个象盔甲一般的鱼鳞!

许老董和张俊这一次会晤没有其它结果,因为姚振华拒绝了许老董的价码。而这一次会晤后赶紧,张俊即因为山西省副局长刘志庚案被扶持调查。

“快逃!”百里长天登时想起了在海里曰镪到的这头海怪,命令自己,发疯似的逃离海滩。 太阳已经完全付之一炬在海平面以下了。 天空逐渐暗下来。 百里长天奔跑一阵从此,气喘吁吁,扶着一块石头停歇。 那块石头与一般的石头不同,三面的裂纹风格迥异,一面异常细腻,就是百里长天扶着的那一派,一面则相当粗糙,条纹斑驳不清,而第三面,则看起来特其余怪异,因为,从某一个特定的角度观望,上边竟然有文字!

几乎在同时,许首席营业官也托了各样人给王石和郁亮带话,想以大量诱惑招安万科管理层。王石和郁亮一口回绝了。

百里长天后退几步,再一次走近这块怪石,试了频繁,终于从一个特定的角度,看到了用篆体刻制的六个字:鹿鸣之森! 鹿鸣之森,百里长天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自己是一名学士,而且是地理学研究生,向来没有耳闻过如此的森林啊!

在资金市场上,倘使有什么东西用钱解决不了,他们就会用更多的钱。所以,许经理这么些天仍在给万科管理层带话。

“得赶紧离开!”百里长天面对陌生而奇怪的环境,首先想到的就是连忙逃离。 这跟平日接受的主办指示完全一致! 当面临生死存亡之时,首先应该避险,即“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正因为避险激情,所以,当遭逢“黑天鹅事件”时,市场情感往往过激反应,很多“白马股”也会碰到错杀。

姚主管不从,万科管理层不从,许首席执行官当然有计划B。等了半年,当10月25日万科股价跌破17块的时候,许主任出手了——卧槽,这么方便,比收购姚主管的经济多了,买啊!一入手就直接奔着5%的举牌线而去。

 不过,往哪个地方逃离呢? 大海? 显明非凡,公里有凶残无比的海怪啊! 岛上? 这座荒岛,自己从未听说,不知底前方将会有何种危险。 要不,就原地不动吧。 不过,如若原地不动,就相当于把温馨当成了猎物,坐以待毙,等待成为更强大的动物的食品了。 百里长天内心很纠结,可是,逃生的欲望如此彰着,以致于不再做此外理性的思想,直接向荒岛深处走去。

许主管为何要参与万科这趟浑水?他自然不是为了炒股赚钱,他是为着自救。

 眼前平昔就不曾路啊。 到处是不有名的杂草,以及各色各种的野花。 百里长天凭借直觉,向荒岛深处走去。 已经走了一个钟头了吗,百里长天没有手表,只可以自己估算,现在,应该到了荒岛深处了吧。 再走,百里长天已经远非力气了,索性坐下休息一会吧。

按现行规则,持股超越5%,恒大就足以向万科董事会引荐董事。假如恒大通过董事会成员贯彻了对万科的熏陶,那么恒大对万科所持的股份就可以以权益法进入报表,这同样来,恒大不佳的表格终于能美观点了。

刚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百里便觉得难堪。 这块石头,就是眼前看到的石头啊! 从一个特定的角度看过去,很醒目地看出“鹿鸣之森”六个字!

与姚振华还要摆脱三四线城市烂资产的要素不同,许主管更想要并表万科。2019年恒大销售对象是3000亿元,超过万科是原则性的,但变成行业率先的代价相当高昂。

 原来,自己在荒岛上不遗余力前行,居然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去原地了! 百里长天沮丧不已!近来要去哪个地方?往哪个地方去? 不远处,一双灵动的眼睛正默默地凝视着她,而百里长天低头叹气,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径已被监视!

恒大2015年的销售净利润率已经过去一年的16.09%下跌到12.94%,资产负债率则从前一寒暑的77.61%攀升至81.22%,净负债是其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的10倍,这样表示什么样?意味着恒大挣的钱也就勉强偿付利息。

恒大还有六个特别不安宁的元素。一个是矿泉水、粮油和乳业等板块的亏损问题,其余一个就是土地储备的优化问题。

标普二零一九年12月8日对恒大的漫长集团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B-”。他们最近又称,假使这家地产公司财务目标继续恶化,可能会将恒大评级从脚下的“B-”进一步下调。

这明确是一家销售额过几千亿、高速膨胀却四处漏水、不断下沉的大船。从上年开端,谨慎的金融机构已经不借钱给恒大了。

恒大是这种在商海上借钱借到饱的小卖部。万科则属于银行借钱给它它还要考虑考虑的铺面。假若可以收购负债率低、经营稳健的万科,实现并表,恒大财务报表的危机就排除了。

万科的股权之争,给了许首席营业官这些改革业绩表、维持恒大神话(Pyramid
scheme)的时机。但钱从哪来?别担心,许经理背后有多少个金主。

就算进军了矿泉水、粮油和乳业等次第板块,但许首席营业官本人似乎对怎么产业都并未诚心诚意的志趣和友爱。他只是对“大”有一种恍若偏执的钟爱。集团之所以也叫“恒大”,他曾在酒后问下属:我能流芳百世吗?

许老总收购万科的钱从哪来?他背后有五个金主。一个是大D会,一个是中植系。

在万科H股上,大D会的成员正花巨资吸筹,持股量合计接近10%了。他们是在为许主任买盘。

大D会容许是中国财力市场上最神秘的社团。他们通过一种万分的玩乐联系在一起——锄大D。香江新世界经理郑裕彤热爱“锄大D”。于是围绕着郑,一个比共济会还神秘还牛逼的团社团诞生了。大D会的积极分子有许老总、张松桥,还有香港(香江)华人置业主持人刘銮雄等。

在恒大香江上市敲钟那张著名的图形中,郑裕彤与刘銮雄分别站在许业主左右,站在郑裕彤旁边的是张松桥。张松桥还曾与许经理一起注资盛京银行,同时也是许主管旗下恒腾网络的股东之一。

刘銮雄你们应该最熟了,潮汕人,姚振华老乡。据说有一半的香港(香江)女明星都被她睡了,坊间传言他竟然给关之琳塞了一个高尔夫球。二零一八年她花了4.8亿给自己的姑娘买了两颗钻石。

足球,香江大佬们与许老董在牌桌上是牌友,在职业场上同样交易频繁。二零零六年,恒大在香江上市失利,危在旦夕。关键时刻,郑裕彤救了恒大,他联合科威特投资局及在此以前已投资恒大的国际投行美林、德国银行等为恒大输血5亿比索,让许主管度过危机。

而在港资退出内地房地产市场时,恒大接手了新世界、中渝置地在内地的四个品种,总金额高达数百亿元。但这几百亿末尾又通过各个方法,回到了恒大的账目上——比如二〇一八年1六月,郑裕彤购买了恒大一起15亿法郎的可换股证券,这多少个证券将来可以按照每股8.06港元的价钱转移为恒大的股金,将占恒大已发行股本的10%。

神秘的中植系也是恒大另一大金主。在群雄逐鹿的A股名利场,德隆、明日、方正等“资本系”轮番登场,其入股风格和套利路径各具千秋。“中植系”或许是中间最低调的一个——法律意义上,它未决定哪怕一家上市集团,却在十余家商店的资本运作中躲藏。

中植系的暗中掌门人是成年隐身幕后的解直锟。他是毛阿敏的男人,也是汇金公司前总主任解植春的兄弟——兽爷前段时间看过综艺节目《花儿与少年》,发现毛阿敏真不错,解直锟品位比王石强太多。

中植系集团化运作,关联交易盘根错节,很多类型资本运作逃避监管,同时采集资金产品存在资金池。但中植系从来是恒大的铁杆合作伙伴,在汉中信托等信托集团不肯做恒大从未抵押的信用债后,唯有她旗下的中融信托还一贯与恒大保持合作。仅2014年,中融信托就给恒大做了八款信托产品,规模超越38亿元。

神州经济周刊称,恒大收购万科的91.1亿元并非来自恒大自有资金,而是通过中融信托创造信托计划募集得来。这一说法受到中融信托的否定。

但以前,媒体报道“宝能系”收购万科部分资金来自晋商银行资管资金,徽商银行也曾予以否定,但随之被申明这部分股本实在曲线进入上市公司。

许主管要进万科的阻力很大。兽爷说过,不管是王石、姚振华、许首席营业官、郁亮,亦可能华润傅育宁、吴向东,他们很难左右历史洪流的样子,他们都被裹挟着走。

在这多少个赌桌上,他们只是站在桌子前边的人。万科之争闹得这般之大,即将出台重组的方案,既不是万科管理层出的,也不是华润出的,更不会是宝能出的,而是“下边人”出的。

但许经理的出台,标志着万宝之争的意义更加被确定,事件成了里程碑——公司之间的竞争已经告别了草莽时代的正业比拼,战争在另一个层次,即金融战略的层面开展了。

最终,让故事回到武林外传。你理解“下面有人”的范大娘最终结果咋样?死了。下边有人的徐明结局如何?也死了。

兽爷哥们在徐明发达后就逐步与徐明各奔前程了。2001年他在菲Nick斯二七广场请人吃饭,在大堂碰着了徐明。徐明把他请过去喝苦味酒。哥们问徐明你丫还泡妞么。徐明说不泡了,肝不行了,再泡妞就死了。哥们说:扯吧,不泡妞干嘛老换秘书。

饭局截至,哥们最后对徐明说了一句话:徐明,你看着是华夏首富,但真算起账来,我不肯定比你穷。你看看您借了多少钱?在钱方面,我一旦是零,你是就负的。而且,你敢说这多少个钱都是你的吗——这是兽爷哥们最终一回见到徐明。

她的这句话,兽爷与姚先生、许先生共勉。

兽爷原创,欢迎分享,严禁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