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完语薇(一)足球

//仅供自娱.

            补前天亲子共读总结。

一.
邢薇薇,十七岁,身无长技面相普通,倒是胜在活泼开朗,所以人缘不错。
多年来他有一件烦心事儿,或者索性说她认为就是个无聊的调戏——有人在他桌肚里粘了张便利贴,下边写着“邢薇薇同学,我欢喜你。假使方便的话,清晨放学以后可以到小树林谈谈吗?”
幸而她到体育场馆时唯有孤独多少人,不然人一多肯定会有人注意到的。邢薇薇皱着眉将纸条塞进书包里,心想怎么还有人会开这种玩笑。她拿出教材,站起身离开了座席。
放学后要去小森林吗。邢薇薇有些烦恼地想着,万一不是恶作剧,这可就伤了这男孩的心了啊。邢薇薇暗下决心,放学后就去这看看,即使没人,她就随即离开。
“薇薇,你瞧瞧夏完了吗?”班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邢薇薇转过身,摇摇头:“没有呀,他平平昔的迟,我又怎么知道。”
班长一挥手:“什么人知道这小子前日吃错了如何药来那么早,现在她俩校队要点人头了还不回去,我就问下你见没见。”
邢薇薇冲她笑了笑:“这样啊……我没见他。也许又去何方浪了吗。”
班长点点头:“是呀……这自己其他地方找找。”
邢薇薇回了句嗯,然后回了体育场馆。

         
今天闹闹在小公园玩四叔来的足球,后来来了一个比她大的男孩,跑的也很快,球就被踢远了,无论闹闹怎么追,都追不上,边哭边追,最终到底拿在手里了,又被调皮的儿童一下子打掉抢走了球。至此,我也认为那一个娃娃很淘气,就帮闹闹出头拿回了球。

足球,高二的生存实在并不曾比高一忙多少,文理分科之后更是如此,邢薇薇作为理科废柴在文科班的气氛里茁壮成长,成绩也算靠前,所以对于体育生,她实际上不多关心的。
但夏完除外。
他是练足球的,长相犹算清秀,身高一米八三并不算低。特点就是一对兔牙,还有一双号称全校第一的美手。
作为一名手控,邢薇薇每一日看着隔着一条过道的夏完漫不留心地转笔,心中都好像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夏完他欣赏下课玩游戏,有五遍邢薇薇撞见她玩《节奏大师》,少年手指上下翻飞的排场惊艳了她长期。邢薇薇无不称扬地脱口一句“厉害了自身的哥。”然后夏完抬头一笑。

       
 回家之后深夜本身就挑了这本书给闹闹讲,故事也是两个小孩子的球和篮球场被大孩子霸占,但是聪明的特雷弗没有接纳哭闹,而是冷静的想到办法,最终甚至让大孩子佩服,之后她们便成了情侣,一起游玩。

授业铃响了,邢薇薇不由得向右看去,失踪了一整个早读的妙龄不知怎么时候曾经回了座位,趴在座位上不清楚在干什么。
继之他的无绳电话机轻轻振动了下,邢薇薇低头看去,QQ上有两条未读讯息。
足球队长(戴先生):邢同学,假诺愿意的话,周六大家有场友谊赛,你可以来看看。
十中大事墙:号外号外,礼拜日足球友谊赛十中对三中,门票预订请联系137……
背后的话邢薇薇并没有看完,夏完转过来,打着哈欠问他:“邢薇薇,你语文笔记借自己看下可以么?”
她将台式机递过去,又问了句:“你们足球赛是如何时候?”
夏完眯眯眼:“中午三点。”顿了顿又问道:“你会来?”
邢薇薇点点头。

       
 这其间根本讲的一个知识点是杠杆原理,聪明的特雷弗跟大孩子打赌自己的劲头更大,于是他们用坏了的跷跷板打赌。特雷弗坐在了长的那一派,让大孩子坐在短边,末了她赢了大孩子,大孩子也不以为她们是怎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于是成了对象合伙在体育馆玩球。

—TBC

        看完书跟外甥简单的互换了一晃,凡事都想艺术,哭是没有用的。

足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