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滇藏〈一〉

林语堂语:“一个真正的旅行家必是一个无家可归者,经历着流浪者的欢乐、诱惑和探险意念。旅行必须流浪式,否则便不成其为旅行”。先生说得有理,然朝圣之旅依然以流转之态顶虔诚之礼的好。 
    ——题记

图片 1

图片 2

目录

图片 3

上一章 别人的色彩

穿过滇藏,是十多年前的一个期望。

      桔梗巷

这是菩提之下、人间至上的圣地。

    穆杰他们到北州然后,校篮球队的老队员们,在酒店房间里集体研商着怎么样。

归来的人都说: 这里美得不得方物。

    “方伟,你进来。”

这里有靛蓝的苍天、飘飞的白云、幽深的深谷、奔腾的江水……

    房门打开,王尧挥挥手示意她进屋子。

这里有宏伟的喇嘛寺、神圣的雪山、摇曳的经幡、怒放的格桑花……

   
方伟进门之后内心紧张,总是会想到几天以前,穆杰在病房里威吓自己时,说的话。

“高原圣景究竟有多美,只有去了才知晓”。

    我仍可以呆多长时间,我还可以呆多长时间?

滇藏线:格拉茨—平顶山—黄石—虎跳峡—香格里拉-—奔子栏—德钦—飞来寺—盐井—芒康—竹卡—左贡—邦达—八宿—然乌—米堆冰川—波密—鲁朗—日喀则—巴松错—墨竹工卡—哈密。全程将2400多海里。

    “方伟,方伟?方伟!”

采取滇藏线,缘于传说中“人间最后的极乐世界”——香格里拉。

    “啊?”

这是在学生时期看过的一本随笔——《消失的地平线》,盘亘于心二十余年。

    方伟的思路突然被打断,穆杰认真凝重地看着他。

康维说:“这里,是一片绝尘净域,美得让您一见钟情,一见钟情;这里,是一方旷古秘境,神奇得让您如梦如幻,如痴如醉;这里,是一个七色乐土,璀璨得让你五体投地,八拜顶礼;这里,就是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

   
“刚刚和学长他们座谈了一晃,我们决定让每个人融合,我的地点,由你来取代,这一次比赛,你担纲得分后卫。”

飘泊太久,心太疲惫。 人生有时是急需一场说走就走的远足的。

    “我吗?可是,我……”

对于旅行,我够不上“家”。但老吴快了。
老吴,单名勇。于自己相识整整20年,一位“若水”般的友人,长我7岁。算起来,与她有3年多没会合了。

    “这几天我重要帮你分析,单独带您磨炼,竞赛的时候我会在场下给您指引。”

《论语·子罕》里有这样句话,“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这便是她名字的出处。
人如其名。勇者,气也。

    穆杰眉头微皱,眼神凝重,目光中披露着不可以辩解的盛大。

老吴的烈性不仅在足球世界,他是位“跨界”高手。如今的5年,他摇身一变为“大隐于天下”的远足达人——周游列国。
这一次若不是提前邀约,又不知她飞哪了。

    “方伟,时间很紧,希望我们得以同步加油。”

通过滇藏,于自己的话,这是一段充满未知的路途。对旅程充满未知的,便是语堂先生笔下的“流浪”。

    见方伟还不怎么犹豫,王尧走上前拍拍她的肩头,给了他一个决然的眼力。

越过滇藏,于老吴来说,则算是故地重游。而他说:滇藏三生游不够。对旅程三生游不够的,也依然语堂先生笔下的“流浪”。

    “恩,好的,队长!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好, 这就借金圣叹“胸中之别才、眉下之别眼”, 赶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

纵一车之净途,伏佛地之倾心, 穿越这凡尘和西方的走道, 带着灵魂流浪,
带着灵魂朝圣。

    穆特出去比赛的这几天,耿楚感觉生活好像回到了千古。

    好像回到了一年此前,顾文轩离开之后的生活。

    每日授课下课,了无记挂。也许,这才是生存该片段样子。

   
“穆杰这几天出来竞赛也没新闻啊,梗子,是不是感觉温馨,突然寂寞了下去……嘻嘻。”

    大课间刚踢完足球回来的李奈天,一脸欠打的神气摆在耿楚脸前。

    假若不是这对可爱的小虎牙,耿楚真害怕自己会操纵不住揍上去。

    “你快好好坐着啊,都要上课了,每日操这么多心,也不见你放心在攻读上。”

    果然,学习怎么的对李奈天来说,就仿佛杨雨汐一样,令人咋舌。

    因为你永远不了解,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哎哎喂,我的好同桌,这学期停止就要分科了,一点都不会舍不得我的吧?

    每一天这么扎我心,小心自己翻脸不认人,哼。”

    “哎,对了,”

    耿楚忽略眼前人的傲娇脸,正色道,

    “附近有如何花店吗,先天是感恩节,我想去买花。”

    李奈天收起眼角的嬉笑,沉思着缓慢坐到位子上。

    “呃……让我心想,我记忆淮河那里有个街巷,好像是……

   
哦,桔梗巷,里面有家花店,我们下晚自习之后还会开着的大约只有那一家了。

    不过太远了,我们一般都是大白天的时候,在邻近几条街买的。”

   
桔梗巷?少年似是在名字里嗅到了冰冷清香,伴着鸟语款款而来。这样的地点,倒是值得一去。

   
“要买花给阿姨吧?哇,天天给外外甥做红烧肉的三姑,肯定很温柔,想想就期待。诶,你知道路啊,放学我们陪你一头呢。”

   
李奈天眉眼微蹙,似是有点不放心地问着,眸中体现出的关心,让耿楚感到一股暖流,缓缓着,潺潺着……

    “不用陪我的,下晚进修就很晚了,你和雨汐一起回家就好。”

    耿楚微微一笑,低头起首准备下节课的书,并没有给李奈天反驳的机会。

    好像自打穆杰去竞赛之后,耿楚内向的性情似乎较此前,更深了。

   
以前平常暴流露的小任性,此刻却像被压着一般,全然没有了前头,想要跳跃的渴望。

    萧瑟初冬悄但是至,而耿楚依旧维持着自己一贯的和蔼。

    只是这温柔,有点远了……

    放学以后,耿楚沿着瓯江,先导摸索桔梗巷的处处。

    哗哗的水流声,似是在诉说着少年的千古。

    耿楚知道,每便过来闽江,自己的心即使很静,却总是翻滚着暗流。

   
不知走了多少路程,夜色渐渐加深,在耿楚以为自己走错路的时候,突然有股未闻过的清香缠绕入鼻腔。

    这是,桔梗花香吧?

   
果然,沿着巷子往里走,花香在深处蓦地浓郁起来,纷扰了路边昏暗的灯光,冲击着内心的暗流……

    “花语殇……”

    耿楚看着面前以此,被温暖橘灯包围的小店,缓缓念出牌子上的字。

   
小店的周围零落着几片花瓣,仿佛可以看到白天的时候,店前花香缭绕,人来人往的繁华情景。

    “嗯?同学,你是要买花吗?外面的花都收起来了,你进入看呢。”

   
眉清目秀的少年缓缓从橘光中走出来,虽头戴白色鸭舌帽,却仍然挡不住帽沿下那一双深邃的凤眼。

    红格子围裙也压不住挺拔身影中,透露出的气场。

    就连声音……

    呃……这声音,好像有点眼熟……

    “嗯哼~,我就说,我们会再会合的。”

    季凡将帽沿转到脑后,显露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眸。

    “怎么是你?!”

    耿楚看精通来人之后,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眸中的戒备,一如既往。

    “没错,是我。”

    “这店,是你家的?”

   
虽说不是率先次相见,但前五次的会师并不自己,耿楚对眼前的人一如既往没有好感。

   
“嗯,这家店是本人小姑的,放学之后我帮他看店,她身体不太好,傍晚内需休养。

    诶,不要站那么远,进来看看啊,你不是要买花吗。”

    对于耿楚的预防,季凡一如既往的精选忽略,缓缓让出店门,示意他进去。

   
这时的季凡,眼神里似乎少了往年的冷酷,也许是橘灯的案由,让少年的眸中多了些时日的宁静。

    不知怎么,此时站在花店门前的季凡,竟让耿楚,看到了和睦的黑影。

    “嗯,好,我进来看看。”

   
对于季凡,耿楚第一次放下了团结的严防,轻勾薄唇,冲她微微一笑,闪身进入了店中。

   
也许,眼前的人也只可是是一个,和我们被怎样两样的平凡人,只是,我们拔取自保的主意,不等同而已。

    店里有成百上千花,花香四溢却并不刺鼻。

    “可以帮自己拿两株康乃馨吗?”

    “当然。”

    话刚出口,耿楚就被眼前的花吸引了。

   
黄色里深与浅的纠结,轻轻覆盖在白茫茫花瓣尾部,层叠的花瓣像公主的裙摆,轻柔却又跳跃着年轻的生气。

    花,很美;香味,很细,很淡。

    “这是……什么花?”

    “这是洋桔梗,盛开时,像小姨娘的裙摆,寓意少女般纯洁,永恒不变的爱。

    有时候却具有与之相反的,警戒,戒备的意味。”

    季凡注视着眼前专注的妙龄,不清楚他听没听到自己说的话。

    顺手剪下眼前的花,伸到少年面前。

    “喏,送你一枝,你可以,给您想给的人。”

    “嗯?不用了,我买康乃馨就好,谢谢。”

    耿楚眸中的星星好像只是一闪而过,送一朵花而已,自己竟也不敢了。

    “是啊,一朵花而已,有怎么样不敢的。”

    季凡微扬嘴角,不在意地说着。

    耿楚蓦地抬头,有点好奇,正在掏钱的手顿了一晃。

    眼前的少年却只是笑笑,此刻的瞳孔,突然变得多少闪亮。

    “拿着吧,不会害你的,趁自己青春,还足以大胆一点。”

   
季凡拍拍耿楚的双肩,拿过她手里的钱,将剩余的钱找给她从此,转身向店里的小屋走去。

    “为什么?”

   
为啥?当初黑马出现告诉自己,大家不相同的,明明是您啊,而先天,来告诉自己要大胆的,却也是您。

    季凡站在昏天黑地中,似乎在笑,少年的动静忽然变得很轻,夹杂着春季的轻风。

    好像是在对耿楚说,却又似喃喃自语一般。

   
“近日一度一发不可收拾了,不是吗?假设只是劝劝就能够,活着,就不会这么累了。

    勇敢三回,也终究给自己一个后果,一个答应吧……”

   
花店里曾经看不见季凡的人影,只留下木地板上隐约的痕迹,申明刚刚,它的所有者站在这里。

    “回去呢,太晚了,别让家里人担心。”

    “谢谢……”

   
轻言轻语的回升,似被吹散在风里,穿梭在星辰中的少年,耳边还回荡着季凡刚才的话。

   
“花啊,要保留好才得以送人,就像相当的激情,捂热了,收到的美貌会被温暖。”

    ……

    回到家里一度十点半了,而婶婶上班还没回去。

    耿楚轻手轻脚地走到外婆的房间,把康乃馨放在床头。

    昏暗的床头灯下,熟睡的老前辈眼角带笑。

    耿楚俯身轻轻在姑婆的脑门上,留下了一个吻,转身离开房间。

    “  2012年11月22日(感恩节)

    萋萋桔梗巷,款款花语殇。

   
不同的天命却有所一样的插花,辗转翩然,又通向不同的后果。花语身旁,于繁华岁月里,诉说着自己的分离。

    匆匆时光里,愿你我不负遇见,愿遇见不负别离。

                                小耿留                ”

    耿楚缓缓放入手中的笔,站立在窗边,抬头,凝望着夜空。

   
楼下似乎还有穆杰离开时的痕迹,寒风瑟瑟,天气逐步转凉,似是要迎来二零一二年的率先场雪了。

   
突然出现的熟练身影,立即让耿楚来了旺盛。转身拿起案子上的康乃馨,冲到楼下。

   
三姑刚拿出钥匙,家门就及时打开,现身在前面的,是一支鲜红欲滴的康乃馨。

    接过康乃馨,二姨有瞬间的震愣。

    直到眼前的豆蔻年华将自己抱在怀里,眼角的泪,顷刻间滑落。

    “欢迎回家,二姨,感恩节快乐。

    这么长日子了,谢谢你。”

    自从姑姑父死去以后,大姨一直是寥寥一人在离家很远的北城打拼。

    膝下无子的他,更是把耿楚看成自己的子女般,百般呵护。

    “谢谢乐乐,我的乖孩子,长大了……”

    大妈轻抚手里的鲜花,凑近轻嗅。

    走近屋子之后,大姑打开手机,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对耿楚说。

    “对了,刚刚阿杰从北州打来电话,说是快要决赛了。”

    耿楚身形一顿,平静得有些虚伪的情绪,终于开端涌动。

    “阿杰哥吗,看起来,成绩应当科学。”

    “嗯,他们相应还没睡,让你给她回个电话。”

    耿楚低头看起初里的电话机,犹豫着,拨出了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