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V有大V的玩法 大家有我们的乐趣

足球 1

     
平庸无趣的人在联合拿到的只是茶米油盐酱醋茶的活着;认真有态度的人在同步赢得的却是细致有感触的生活。这么些有态度的爱侣聚集在了那些妙不可言的微信群。生活中的他们是什么的呢,让我们一并揭秘互相的心腹面纱~

目录

群主lxy: 坐标西宁逗比属性 立志做一个好玩的人 欢欣鼓舞面对每天 健身说唱相声剧 赵丽蓉先生扬州话96级传人

上一章 带您回家

群主的同伴:甘肃营口 低调的逗比

      因为一个人

A
Kohn:网易ID Alva 坐标瓜达拉哈拉 大兴土木狮 工作三年 紧要做方案 施工图偶尔也做~重要回应建筑思潮,设计方法论,建筑师职场以及爱情相关的话题

   
“因为一个人吐弃一座城,我想自己是为找到爱的平衡;因为一个人追寻了毕生,我要么我似没有离开过……”(因为一个人)

DNH:戴宁慧 甘肃连云港长大的广东澳门妹子 现在波尔图上大学 广告标准 开学大二
(群主在和她拉扯的时候感觉这厮是一个机警古怪正宗小太妹)

   
这么些年的初中,足球这项活动几乎浸满了耿楚的课余生活,而当场,拿着一个球就冲进他生活的难为顾文轩。

薛渣渣:博客园ID薛渣渣 马萨诸塞高校 总结学在读

   
在耿楚的眼底,这时候的顾文轩是日光一般的存在,推开她尘埃堆积的小世界,搅动着周遭的不安。

卢天亮ayake:网易ID卢天亮 都柏林(Berlin)做事 标签:足球电影数学武侠

    因为从十三岁离开敬老院的这天起,少年就进去了她的活着。

江涛:网易ID 江涛 工作 做过设计现在是一名销售

    “我们共同去踢球吧!”

白泽:今日头条ID 白泽 开学大三生物狗 坐标不莱梅

   
只是一句简单的特约,平淡真实,却推开了一扇厚重的大门,操场上奔跑的顾文轩起首在耿楚的心头跳动,牵动了一丝心跳。

凯博桑:新浪ID凯博桑 大三在读 即将宿雾留学 爱好篮球

    耿楚是清楚的吗,那抹扎根在心头的素不相识情愫,似乎有点不太健康。

木子: 工作 从事地沟油相关(油脂化农行业技术) 并不是新东方厨神

   
可谁又有身份去鉴定什么人的是非曲直,只是自己的采用,后果却不得不自己负责。虽然会后悔,也只想笑着说不会遗憾。

HR民工:工作六年 Alibaba出身 做过金融咨询 在此以前是一家美资公司人才发展和合作社大学的领导者,现在在经济公司做HRD,每年会去一些大学做演讲

   
而前天,在大课间的悠闲时间里看着邀请自己去踢足球的李奈天,耿楚只好无奈摇头,原谅他还从未丰盛的胆量去假装坚强。

Miranda:知乎ID:Miranda(Miranda) Rey 坐标迪拜  管文学在读 
回答多是有关文学心情心绪社会等主观性题目~拟建新浪fff团 与各类秀恩爱花式虐狗行为作斗争

   
解完手里的题也就刚过了十秒钟,像自己这样矫情的人推测已经不多了,做男生真是浪费了温馨这一身矫情的功夫。

鲸梦白:(群主认为那是一位淡定的为别人考虑的同伙~)坐标塞维那格浦尔 药剂专业
工作一年

    这样想着,耿楚依然走出了体育场馆。

麻雀:坐标阿拉木图郊区 物业工程部小跟班

    独自在运动场踱步,李奈天的喊声洋溢在耳边。

安必冷:今日头条ID侍卿寻 麦迪逊攻读的吉安人 专业茶学(一下子拉高了群内的逼格)

    “冲啊,冲啊。”

cool kids:  历史话题爱好者

    “这里这里,快防守。”

华莱士:建筑设计师 坐标法国巴黎 和讯ID:Wimmm 标签:设计艺术日本音乐 历史科技等

    “来来来,射门呀!”

ZXY:乐乎ID:萧洋 坐标日本东京 研究生在读 专业金融数学 爱好健身骑行阅读

    ……

刘志国:天涯论坛ID刘志国 学生 统计机专业 女权主义者 (超热心的伴儿~)

足球,    平行世界的时刻轨道开头混乱迷离,人影渐渐重叠。

      
大V有大V的玩法,我们有我们的意趣。是这个有态度的心上人们的支撑微信群才能组建成功。希望我们在里头都找到自己的童趣~欢呼雀跃的娱乐~

   
不知何时,耿楚已经截至了脚步,呆呆地现在操场一边,好像看到了当时操场上的顾文轩。

    “你一直就怎样都不知底!!!”

    重影破碎,熟识的喊声急促地冲击而来,心口这里,有点痛。

    呵,差点忘记,错的是自己,输的也是自己。

   
温热的液体在快要滑落的弹指间,却被爆冷到来的手纸吞噬,眼前的气象蓦地被遮住。

    “外面风大,沙子容易迷眼,走啊走啊,看自己打篮球去。”

    穆杰不动声色地将卫生纸塞回校服口袋里,揽过她的肩膀向篮训练馆走去。

   
风灌满少年的运动衣,冬至后的时光,天逐步转凉,穆杰恒古不变的篮球衣不觉已被外套取代。

   
原来早就过去这么久了,和顾文轩的这次并不谐和的会师依然在初秋,而先天,却已几近深秋。

   
不知不觉期少将近,大家开端有意地投入到学习中去,偏偏校篮球队在期中考试后有一场省级竞技。

   
北城这样的重点高中,两周休息半天,不休息的那周会有一节活动课,六个多时辰的空闲,就成了穆杰他们讲解期间的教练时间。

    即使,学习对她的话根本无关重要,但也要在试验往日没有一点……

    耿楚放入手中的笔,活动课已仙逝了一大半,嗯,似曾相识的场景。

    伸了个懒腰的耿楚,走出体育场馆准备帮穆杰带晚饭。

   
从穆杰他们开头训练起,晚饭就没时间吃了,通常里耿楚帮他带个手抓饼什么的,也就只有在活动课的时候才有时光吃顿好的了。

   
天边晚霞将近,沉暮层叠,耿楚沿着校门口的小路走向街角一家名唤怪呢的快餐店。

    “咖喱鸡盖浇饭一份,10块5。”

    “嗯嗯。”

    排在耿楚后面的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同样穿着北城中学的校服。

    她在接过饭然后,递过的一张一百块钱让伙计面露难色。

    “不佳意思,您有零钱吗?现在找不开。”

    “啊?我…我…我一贯不零钱了。”

    前边的女孩有点一愣,轻轻摇了摇头,耳朵刷的一瞬就红了四起。

    “这样啊,您稍等一下,让我们店员去隔壁换一下零钱。”

    店员继续礼貌地微笑着,接过女孩手中的一百元。

    “不用了,和自家的一起算吗。帮自己打包两份红烧肉盖浇饭。”

    耿楚微微侧身,将协调的身子流露来,伸手掏出五十块钱。

   
这家怪呢的地理地方正好处在拐角,左右的邻座除了墙依旧墙,如今的一家食堂都快到校门口了。

    唉,有这换钱的功力,耿楚自己都走回高校了。

    少年无奈地蹙眉,只可以掏出团结的钱。

   
女孩肯定没悟出身后的素不相识人会说话帮团结付钱,愣了半天,等到耿楚接过自己的饭才冒出一句话。

    “谢…谢…谢谢你。”

    “不谦虚,我们是同桌嘛,走吗。”

    耿楚冲比自己矮一头的女人微微低头,嘴角漾起温暖的微笑。

   
女孩似是被微笑击中了大脑,震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红着脸低着头,小跑着追上耿楚,往校门方向走去。

    “内个,你…你在几班呀…我…我下课找你还钱…”

    女子依然低着头,说话的响动很小,粳米团子一般甜腻腻的。

    “高一七班,我叫耿楚。”

 
“哦……我…我叫路筱筱,在…在高一三班。哦哦哦,内个,我和你们班的方伟,在此之前,是,是同班……”

    “哦?是吗,嗯,还钱不心急的,我在运动场还有事,先走咯。”

    看着面前少年离去的背影,路筱筱有点失落。

    “外面太冷,你早点回体育场馆吧。”

    走了几步的人突然回头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让路筱筱再一次脸红了起来。

    “哦,哦哦……好……”

    …………

   
黄昏下的体育馆挥洒着一层淡淡的金,草地上人影泰然,奔跑着的青春,你来,我往。

    告别路筱筱之后,耿楚走向体育场一旁的台阶先河进食。

   
训练馆上的穆杰穿梭在充裕多彩的人中间,接球传球的动作简单干练,携风一般把控全场,似是主导着全场的旋律,把握着体育场的命门。

   
迎面吹来的风打乱了耿楚的发梢,思绪繁杂,竟差点沉浮在篮球中,嗯,打篮球的男生果然很帅。

    嗯?明日的足篮球馆好像多了一抹不安分的眼光。

    耿楚微微蹙眉,转眼间,却对上了恐慌转头的顾文轩。

   
呵,人生苦短,你又何必唯独和自家过不去,顾文轩眸中的一抹慌乱耿楚不是没看到,可何人知道其中的意味究竟是咋样。

    你的交融,我也不想买单,到前日,转身离开的,该说再见了呢……

   
“啊啊啊啊,梗子,我可算把您给逮着了,哼,就不给我买饭,你显著知道比起母夜叉,我更想见见您哟,你实在是……”

   
中场休息的李奈天从足体育场上跑下来,叽叽喳喳地就要来抢耿楚碗里的红烧肉。

    “李―奈―天!你给自身起开,吃你的饭去,耿楚旁边是自身的坐席,哼!”

   
买饭回来的杨雨汐毫不客气地将李奈天的外卖丢在地上,蹦跳着坐到耿楚身旁,挑战地看着无奈捡饭的李奈天。

    “你这几个可怕的女性,一点儿也不拘泥,我报告您,你是嫁不出去的!”

    “要你管啊,死胖子,不吃饭就把小姨子的钱给我还回到!!!”

    “说谁胖子吗,啊,二弟自己现在身材可好了,气死你气死你。”

    “何人是四弟啊,说什么人吧……”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哎哎喂……把,把你的手从自己耳根上拿下来,疼,疼……”

    ……

   
耿楚微笑地看着眼前爆发的凡事,默默地用膳不开腔,完美地诠释了吃瓜群众的灵魂思考。

    “我好像,来的正是时候,来,小耿,我陪你共同看。”

    打完球的穆杰轻轻揉了揉耿楚的头发,端过饭参预了吃瓜群众的队列。

    秋风徐徐漾开,吹散了被摸头染上红晕的脸庞。

   
耿楚怔怔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训练场,秋凉沁人心房,穆杰打篮球的影子蓦地闯入脑海。

   
被发带束起的短发折射了阳光轻缓地飞舞,发梢在心尖缠绕,似乎触动了何等,余音绕梁……

“  2012年10月29日      晴

   
人影涣散,因为一个人的面世,翩若惊鸿;待她隐退离去的一眨眼间,铜墙铁壁也可以轰然倒塌。

   
黄昏纠缠着黎明,清浅的低吟苏醒心房瞬间的震颤,因为一个人,放任一座城。

    我想,对协调不确定的强悍,说声‘抱歉’。​​​

                                    小耿留            ”

下一章 记忆已远